普贤学堂
童年的王国
2009-9-21 |
基础原文翻译
童年的王国 第六册
Die Kunst des Erziehens aus dem Erfassen der Menschenwesenheit
第一到第七讲座
作者:Rudolf Steiner
翻译:潘定凯
GA311
 
第一讲
在知道你们要在英国依照人类智能学的理念创办一所学校的消息后,我感到非常的满足,这也许是教育史上真正重要的一件大事。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有欠谦虚,但是,依人类智能学教育艺术之理念来办教育确实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我更高兴的是,许多教师们在内心深处了解到以人类智能学教育法的特质而决定要组织一个教师协会。我们并不是因为改革的狂热才说要赋予教育一个新生命;这背后的力量乃是我们整体的感觉并体会到人类在文化的进化上已经走到了必要改革的阶段。
谈到教育,我们当然完全了解在十九世纪有许多杰出人士在改良教育上做了非常大的努力,这在过去数十年尤其明显。然而,这些动机良好、试验方法完备的教育改良都缺乏一项人类真正的知识,因为这些教育改良之理念都是在物质文明充斥了我们的生活与生命的时期下产生,而且这种情形可以说自十五世纪就开始了。所以当人们要表达他们对教育改革的理念时,他们可以说是企图以沙筑城,根本不可能稳固;教育的法规都是以「生命应该如何」这类情绪性、评判性的理念来订立。在这种时代,当然不可能去了解人类的整体性而问道:「在人类由前世投生到今生时,我们如何能够将他那上天所赐本来具足的自性导向光明?」这种问题就是那种可以问得很抽象,但是唯有真正了解人类身心灵的真象才能实际回答的问题。
今天我们对人类的了解有以下的现象。
人类对身体知识的研究高度发展。经由生物学、生理学,解剖学,我们对人类肉体的知识已非常的先进,但如果谈到对人类灵魂(soul)的知识,则是完全一片未开的僵局,每一次与灵魂有关的事件都只有一个名词,完全不知真象。就连思考、感觉、意愿这些事件,今日的心理学也是完全不知其所以然。我们只是使用这些名词,「思考、感觉、意愿」,却完全不知道这些事件的发生与灵魂的关系何在,今日所谓的心理学家对思考、感觉、意愿可以说是完全一知半解。
这种情形就好象一位生理学家完全分不出来一个儿童的肝脏与一个老年人的肝脏有何不同。我们在肉体研究的科学上很先进;今日的生理学家绝对不会分不出一位幼童的肺与老翁的肺,或是幼童的发与老翁的发。但是,思考、感觉与意愿这些事件却完全只是名词,没有人可以实际的说出它们究竟实际是怎么一回事。举例而言,没有人知道,对灵魂而言,意愿是新生的、年轻的,而思考则是古久的、老成的;事实上,在灵魂内,思考是老化的意愿,意愿是年轻的思考。所以,灵魂之内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老有少地在人类的灵体内同时存在着。就连一位幼童的灵魂内都有着老成的思考与年轻的意愿同时共存着。这是实实在在的真象。
但是在今日,没有人能够以说明肉体的真象,一样的将这些真象说明,所以,身为儿童的教师便处于完全无助的局面。想想,这个情形就像你是一位医生,但是你完全分不出儿童与老人有何不同!你当然会觉得非常无助。但因为今日没有所谓灵魂的科学,教师们完全无法像今日的医生谈人类肉体一样地谈论人类的灵魂。至于当我们谈到灵性(spirit)时就更别提了!没有人能说出它是怎么一回事,连描述它的名词都找不到,仅仅剩下「灵性」这一个字,没有描述它的名词,等于没有用。
因此,今日我们不敢说我们对人类有何了解。我们自然会觉得这样的教育是不行的,必须要改进。没错,但是如果你完全不了解人类,你要如何去改进呢?所以,这些长久以来有最佳动机的教育改革理念都是在缺乏对人类了解的知识下完成的。
甚至在我们自己的圈子内也有同样的情形发生,今日,唯有人类智能学可以让我们去了解人类。我这样讲并不是因为狂热的派别之心,而是若要了解人类必须经由人类智能学方能达到。我们都知道,教师的工作必定要以对人类的了解为基础,所以教师们自己一定要有这样的知识,应该很自然的由人类智能学中求得,所以,如果有人问我们「新式的教育应该以什么为基础?」我们要回答说:「一定要以人类智能学为基础。」但是,有多少人,就连在我们自己圈内的人都尽量地否认人类智能学,做教学时也不让人知道其教法乃是以人类智能学为根基。
这就好象古日耳曼的谚语——「给我洗个澡,但别把我弄湿了」。许多教学项目都是以这样的心态推展,这样是不行的,你们一定要心口合一的讲出事实。所以,如果有人问你如何能成为一位好老师,你一定要回答说:「以人类智能学为你的根基。」你一定不能否认人类智能学,因为唯有此路你才能真正的了解人类。
在今日的文化下,可以说完全缺乏有关人类真象的知识,不论对生命、对世界,对人类都是许多理论,完全没有真知灼见。若了知真象才能真正活出「实际」的生活,但在今日,完全没有这种「实际」的生活。你们知道谁是今日最不实际的人吗?不是科学家,虽然他们很糟糕,而且对生命完全无知,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他们的错。但这些错在那些最糟的理论家和最不实际的人身上却看不出来,这些人是谁?就是大家所谓「最实际的人」——企业家、工业家和银行家,他们以他们的理论、想法统治了今日大家的日常生活。今日的银行可以说是完全建筑在理论性的想法上,完全不实际,但大家都没注意到这一点。当他们说:「这种事一定要这样办,要做实际的人就一定要这样办。」所以他们就这样办,没有人觉知到他们对生命所造成的伤害,因为这些方法一点也不「实际」。今日所谓的「实际生活」,不论从那一方面看都不实际。
这种伤害唯有在愈来愈多的毁灭性事件发生,摧毁人类文化时,我们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如果这种情形继续下去,你将会知道过去发生的世界大战没什么了不起,只是往后更多大伤害的序曲而已。世界大战就是这种不实际的想法所造成,但这只是一个开端,在今日,我们再也不能沉睡,必须觉醒,尤其要在教学与教育上下工夫,我们的任务是介绍一种教育,对人类的整体——身体、灵魂及灵性——都照顾到,让大家都能知道,能了解这三大要素。
在这个短期的课程内,我只能讲到身体、灵魂及灵性的最重要观点,以做为教学及教育的指导方针。不过,有一个首要的条件,就是每一个学生都必须努力去学习如何整体的去观察人类。
今日一般的教育原则是如何订立的?人们观察儿童,然后告诉你,小孩是这样是那样,一定要学那些东西……等等。然后大家就想要用什么最好的方法去教孩子,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这个,学会那个!但事实上呢?孩子还是孩子,至少十二岁以前他不会变成成人,但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我们一定要想「儿童总有一天会成年」,你要站在生命是一个整体的观点来看,不能在做儿童教育时就只考虑儿童期,你必定要以他的整个人,整个人生来判断你该做什么。
假设班上有一个孩子脸白苍白,则我们一定要问自己「为什么?」,要解开这脸色苍白之谜。当然原因可能很多,但我要讲的是下列的可能性。这个孩子来上学时可能脸色红润,是我的教学让他变得脸色苍白,我必须承认这一点,并且要能够判别脸色改变的原因;也许是我的教学让这个孩子要耗费过多心力来学习,可能过度的运用了他的记忆力,如果我不承认这个可能性,如果我是一个短视的老师,认为不论小孩脸色红润或苍白都要实施我的教法,要不计任何后果的使用这种教法,则这个孩子的脸色当然会继续苍白下去。
然而,如果我看到了这个孩子五十年后的岁月,我可能会发现他有严重的动脉硬化,致病的原因不明!但实际上这就是我在他八、九岁时过分耗损他记忆力所造成的后果!所以你看到了,八岁的孩子与五十年后的这个成人是同一个人。我一定要知道我今日这样对待这个儿童,四、五十年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因为生命是一个整体,前后相连,不是只了解这个孩子就好,我一定要了解人的整体性。
另外一个易犯的错,就是我们常常试着去对每一件事下定义,希望孩子能了解每一件事的定义,例如让每一个小孩都知道这是狮子,那是猫……等等。但他们是不是该保持这个观念直到他们去世呢?在我们今日这个世界,没有人觉知到灵魂也必须成长的事实!如果我给了孩子一个所谓「正确」的观念,并要他一生都保持这个观念,这就好象我在三岁时给这个孩子买了一双鞋,而且以后每一年都让他穿一样大小的鞋。小孩会穿不下的!大家都知道,如果让孩子裹小脚,勉强他穿一样大小的鞋子是很残酷的!但现在大家要孩子们的观念不随着年纪而改变,就等于压抑灵魂成长,要灵魂裹小脚!
如果有人问你什么是我们所谓的「考虑人类整体生命」的教育时,你也许就可以如上所说的回答他。我们是考虑一个不断成长的、有生命的人类,而不是只去实施一个抽象的教育概念。
只有当你将人类的生命视为一个相连的整体时,你才会了解到人生的每一阶段都大不相同,儿童在换第一颗牙之前与其后是大不相同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差别大到令人惊讶,但是,若你能观察到生命中的不同细节,你就会观察到儿童在换牙前后是大不相同的。
在换牙之前,你可以很明显的见到儿童生前或前世的习气,也就是他在灵界时的习气。儿童的身体此时的动作就好象灵魂一样,因为在人七岁以前,人的灵体在肉体内还十分活跃。你也许会说:「这个灵魂还真糟糕!」因为他们很吵,很难搞定,笨手笨脚,而且挺没用又有点笨。难道在投生之前,他们在灵界就是这德性?亲爱的朋友们,你要这样替他们想想,假设在座各位聪明的成人突然间被强迫塞到一间华氏一百一十四度(摄氏六十度)的房间,你绝对会受不了的!而对这个由灵界投生到人间肉体的儿童而言,适应新肉体及在地球的环境比上述的情况还更难过。这个灵魂,突然间被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又要带着一个肉体跑来跑去,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状况。如果你知道如何去观察,去注意每天,每周,每月,这个孩子不定的面相渐渐定下来,渐渐不再笨手笨脚,就表示这孩子渐渐的适应了环境,你也就会了悟到是这个灵魂渐渐的与这孩子的身体相互适应,合为一体,能够运动自如了。如果我们能这样观察,我们就会了解儿童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们也会了解这是那个投生灵魂在孩子的体内活动。因此,若你知道了这些灵魂的奥秘,观察孩子的成长就会是欢喜而美好的经验。因为此时你是在学习天界之事而非人间之事。
所以,那些大家所谓的「乖孩子」,一般而言,他们的身体对他们的灵体而言是过重了,灵体无法支撑肉体。这种孩子通常很安静,不叫也不乱跑,安静的坐着,不吵闹。这表示灵体在肉体内不活跃,因为他们的肉体有很大的排斥力。一般而言,所谓的「乖孩子」都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有排斥灵体的情形。
而那些比较不守规矩的小孩发出许多健康的吵闹声,会大叫,找你不少麻烦,这表示他的灵体很活跃,虽然还是有点笨手笨脚,因为他们是由灵界转到了人间;但是他们的灵体活跃。他们有试着去适应肉体,你也许会认为孩子们的疯狂大叫有时简直有点像是中邪了,其实你只不过是见到了灵体投生于儿童肉体内时所须忍受的痛苦。
 
以灵性意识认识儿童
一个人在灵界的情形与他在地球上的情形是大不相同的。教师们应该要能够看出这些不同点。因为在他们面前的这些孩子还有着灵界的习气。这时的孩子有一件事很难做到,因为在灵界他们完全没有这一项特性。
在地球上,人类观察身体内部的能力并不强;只有自然科学家及医生做这一类的观察研究,他们知道人类肉体内的各项细节。但是,你会发现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心脏在那里,通常他们都会指在错误的地方,如果你在社交场合随便找一个人问他左肺叶与右肺叶有何不同,或是问他十二指肠是怎样的一个器官,那将会有各种诡异的答案出现。在我们降生地球之前,我们对外在的世界可以说是没什么兴趣,我们大部分的兴趣都在于我们内在的灵性生命,而在死后与投生之前这段时间,我们更是完全的集中心力于内在的灵性生命。我们根据过去生的经验累积了「业」,而今生我们的依据他们的内在灵性生命继续成长。这种兴趣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人间的特质的,完全不同于一般人认为的那种对知识的渴望或追根究柢、好问的心。在我们投生地球之前,我们的本性没有这种渴望知识,好奇心或热切求知想了解外界生命的;我们完全不知道有这种心念,这也是为什么很小孩子只有一点点的求知欲。
而我们在此时所体验的是与所在之处共为一体,在投生前我们可以说是与外在的世界完全融为一体。我们的内在生命就是全世界,没有内在、外在这种分别。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外在的世界没有好奇心,因为它已经完全包容于我们之内。我们没有好奇,完全包容它,而且认为这一切就是自自然然,本来如此的。
所以在生命中的前七年,儿童就以这样的灵界心态学习走路、讲话与思考。如果你想要引起儿童的好奇心去学一个单字,你将会发现你反而完全将他想学那个字的心愿引开了。也就是说,如果你想用求知欲或好奇心引诱儿童,那你恰巧是反其道而行,引开了他本有的意愿。你能用好奇心引诱他,你必须想象自己与儿童融为一体,用你那内在的本性去体会儿童所喜爱的一切,在你做一个姿势时要让儿童感受到那就好象是他自己的手所能做到的一模一样。也可以说你得让自己成为他的身体所延伸出来的一部分。尔后,当儿童换牙了,进入七岁到十四岁这一阶段,你要注意观察儿童是如何渐渐地显现出求知欲及好奇心,你要细心地,老练地去注意好奇心是如何渐渐地融入儿童的生命。
幼小的儿童还是小小笨笨的生物,他不会问问题,你要让他对任何事物有一个印象,你就得让自己成为那一件事物,儿童此时就像一袋面粉一样,不会对周遭环境提出任何问题。但是他也像一袋面粉一样,你在它上面印了一个什么样子,它就会保留这个印痕,这并不是因为好奇心所造成,而是因为你真正的与儿童共为一体,并造了一个印象,就像你用手在面粉上做了一个印痕一样。
而在换牙时,这种情形就完全改观了。你要去注意儿童现在会开始问问题了。「那是什么?」「星星有眼睛吗?」「星星为什么在天上?」「婆婆,你的鼻子为什么是弯的?」儿童现在开始问各种问题,并且对周遭事物产生好奇心。你要有一颗细腻的心去感受去注意到换牙时儿童渐渐升起的好奇心及注意力。你要准备好去配合他所新升起的这些特质。你要让儿童的内在本性来决定你要教他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你一定要以最敏锐的心去注意儿童在换牙时所升起的这些特质。
许许多多的特质都在此时升起。不过,儿童虽然有了好奇心,但并不是知性(intellectual)的好奇心,因为此时儿童还没有推理的能力。任何人在儿童七岁时就想诉诸智力方面的能力,可以说都是搞错了方向。儿童在此时有幻想,这个幻想的国度要靠你来建造,这项工程其实就是所谓的「灵魂之乳」(milk of the soul)的观念,我们都知道,其实儿童出生后要喂母乳,这就是他的食物,也包含了有其它必需的物质。而当儿童在换牙期开始上学时,你又得给他另一种乳了,但是这一次,是给灵魂饮用的乳。「乳」的含义是说你所教的内容不能是各个分离的,儿童所受的内容必须是浑然一体的。在换牙后,儿童就必须吸收这种「灵魂之乳」。如果你分开教他们读和写,就好象你喂他们奶时先用化学方法将奶分离成为两样不同的东西再分别的喂他们。读与写一定要以整体性的方式来教他们。你一定要有这种「灵魂之乳」的观念来教育这些刚入学的孩子。
这个观念必须靠艺术性的教育法才能达成。这种艺术的气质必须涵容于每一项教学中。以后我将会讲如何由绘画中发展写字的技巧,由此将艺术性融入其中,以及你如何再以艺术性的方式教他读书认字,如何接连这些艺术性的读写技巧,以艺术性的方式导入简单的初级算术,所有的这些教育都必须融为一体。在儿童入学时,你必须渐进地导入这种「灵魂之乳」。
而当儿童进入青春期时,他们将再需要「灵性之乳」(Spiritual milk)。在今日的人间,这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因为在今日这个全然物质化、现实化的年代,灵性几乎已荡然无存。造「灵性之乳」是很困难,但若你无法达成任务,这些孩子们在困难的青春期就得完全靠自力度过,因为在今日社会上已完全没有「灵性之乳」了。
我只想以简介的方式谈一谈这些情形,让你有一些思考的方向;以后我们会继续这些主题并谈到细节。
第二讲
我于昨日提出了儿童的发展,如何在换牙时进入了一个急剧变化期。我们所谓的遗传性或遗传的特质只有在生命的第一周期对儿童有直接的影响力,在这生命中的前七年,儿童逐渐的在肉身中依照遗传的肉身模型建造起第二套生命组织。这第二套组织大约在换牙时建造完成,如果这个来到人间的灵魂很脆弱,则这第二套生命组织会与遗传的第一套非常相似;如果这是一个强健的灵魂,则在七岁至青春期(大约十四岁),我们会看到他如何的战胜了遗传的特性,这些孩子会变得完全不一样,甚至连外在的肉身体型都大大与前不同。
在这生命的第二周期,观察这逐渐显现其特质的灵魂是十分有趣的。在生命的第一周期,孩子可以说是一个全然的「感知器官」,你可以完全的望文生义「全然的感知器官。」
我们举个例,我们的眼与耳,这些器官的特性是什么?这些器官敏锐地感知着外在的世界,你如果观察眼睛就能明白它是如何敏锐地运作。在孩子生命中的前七年,他们整个人就像一个眼睛,现在让我们看看眼睛是如何运作的。内科医学告诉我们,当眼在看时,每一个外在的物体都会在眼内产生一个与实物相反的像,也就是说,外在的世界在眼内是以图像的方式展现。内科医学所知就到此为止,然而,这个形成图像的过程只是眼的最初步工作过程,是最外层的运作。
如果内科医生们能够更深一层的仔细观察,他们就会看到这个过程决定了眼内脉络膜的血液运行途径,这个在眼内的图像决定了眼内脉络膜的血流及其状态,整个眼睛就是根据这些运作做调整。一般的医学并未考虑这些较细密的运作过程,但是,若考虑儿童在生命中前七年,全身就像一个大眼睛,则假设在儿童身边有人非常愤怒,这种爆发的愤怒就会在孩子身内产生一个印象(这像眼内的图像),这种暴怒的印象于是传入孩子的全身血液循环系统及新陈代谢系统。
儿童七岁以前就是这样一个情形,他的全身组织都根据外来的影响而调整,通常,这些过程是微细而渐进的运作着,而非猛烈的运作,但是,若孩子成长中是跟着一位易怒的父亲或老师,则孩子全身的脉管系统(如血管、淋巴管等)就会随着易怒的倾向而成长。这种在生命中早期所种下的倾向便随着儿童影响着他的一生。
所以,对幼儿而言,以上所说的周遭人物,环境才是真正对他们有深远影响的因素。因为此时,他们除了会模仿你讲话之外,你说的、你教的都还未能对他们造成印象,真正会造成印象的,真正对他们有影响的是「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如果你是善良的,你自然会散发善良的气质,如果你是坏脾气的,这也一样会显现在你的气质中,简单的说就是,你的个性、你的行为,一点一滴都传入儿童身上,影响着他们。这是最基本的重点,儿童是全然的感知器官,随着环绕他们周围的人所给予的印象而做反应,所以,重点不在于去想象儿童是否会学到善恶是非等等,重点是在于要了解;我们在他们面前所表现的一切,都一点一滴的被转化融入他们的身、心(灵魂)、灵(灵性)中,你在儿童面前的行为和表现,决定了儿童发展的倾向,以及他们未来一生的健康。
通常,别人告诉你在幼儿园该教孩子的事情,都是一些完全没有用的事情。目前的幼儿园教育内容通常都十分的「聪明」,你也许会认为在这十九世纪为幼儿园小朋友设计的课程真是太聪明,小朋友们确实学到不少东西,甚至已经学到阅读,他们的教材中有英文字母字形拼图。这些都看起来非常的聪明,你会很容易的去相信这些教材与教法都很适合幼儿园的小朋友,但这些其实完全没有用,完全没有价值,而且损害了幼童的灵魂,甚至会伤到他们的身体,直接影响他们的身体健康。这些幼儿教育法埋下了儿童在未来身体与灵魂怯懦的远因。
而换一种方法,如果只是让小孩到幼儿园来,由你谨言慎行让他们模仿你的一切,如果你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让儿童以他们灵魂深处的脉动来模仿,就像他们在投生地球以前已经习惯的这种学习法,则这些小孩一定会变得和你一样,这时你就得好好看看自己是否值得别人模仿。这就是你在儿童七岁以前该注意的,光用嘴说教、说一些道德观念是没有用的。
如果你特意用面部表情让孩子认为你是一个暴燥易怒的人,这会伤害那孩子一生,这就是为什么对幼童而言,身为教师者,最重要的就是要全然专注地观察人类及人类生命之本质,你的教学计划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在今日要编一个教学课程表很容易,因为现代的每一个人都很聪明。我这样讲完全没有讽刺的意思,现代的每一个人确实都很聪明,当几个人集合起来编教育方案时,其方案必定十分的聪明,我从来没见过不聪明的教学方案,它们全都十分的聪明。但真正重要的是,在校内必须有教师能做到我以上所述的情形,你一定要有以上的观念,因为在儿童为全然的感知器官的这段生命期,这样的观念是非常重要的。
在换牙期之后,儿童这种全然感知器官的特性就渐渐消失,事实上,这种特性在三、四岁时就已经开始减低,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在这段时间以前,他们有这种特性。一般人吃到甜的或酸的东西时,是否用舌头与味蕾尝到这些味道,但小孩喝奶时,全身都尝到了奶味,因为他们的身体在此时也是味觉器官。儿童是用全身品尝,有许多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
较大的孩子都模仿成人,因此在十五、十六岁至二十岁时,他们已经尝够了,也失去了他们的新鲜感,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某些幼童这种全然感知器官的特性,虽然有这种特性的日子并不好过。我所知的一例是一个小男孩,有人要给他东西吃,他知道他爱吃,于是他口、手、足并用向食物的方向移动以取得食物,因为此时他是一个全然的感知器官。这例子值得一提处是这男孩在九、十岁左右,成为一位极优秀的音语舞者,非常的了解音语舞之精髓,可见他幼时爬向食物的经验在后期帮助了他的「愿力器官」之成长。
我讲这个例子,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是给你一个如何去观察孩子的例子。你也许很少听到人们将这些事情联想在一块,但这些都是时时刻刻在发生的事情,人们多半忽略了这些生命中的特性现象,仅想着要如何去教育儿童,却忘了观察生命本身。
生命的每一细节都十分有趣,从早到晚,连最微细的事情都十分有趣,例如,你注意人们如何由水果篮中取水果。每一个人的拿法都不一样,人们由水果盘中取水果到餐盘中,或放入口中的方式就道出了一个人的本性。
如果人们知道如何去增强自己这一类的观察力,则现今在学校中发生的许多令人苦恼的事件就可以避免了。今日的孩子拿笔的方法多半都不正确,而原因乃是教师们不知道如何适切的观察孩子,这件事并不容易办到,就连在适合人类的学校中也不例外。你得随时注意才能帮助孩子正确的拿笔,你一定要记住人是一个整体,人的每一部分都要灵巧才能整体完善运作,所以教师必须要能够仔细地观察生命的每一个细节。
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有原则有公式可以遵循的人,那么你可以将这一点做为教育艺术化的第一准则——你必须能够观察生命演绎的每一个细节。
这一方面的细节是学不完的,例如,你可以从儿童背后观察他们,有的孩子走路时全脚着地;有的孩子走路是蹎着脚尖,脚板不着地的。在这两种极端之间可以有千万种不同的组合。没错,要教育一个孩子,你一定得完全知道这个孩子是如何走路的。脚跟完全着地的孩子是前世就对生命有极强的参与性,对地球上的每一件事都有兴趣,对这种孩子,你应该尽量挖掘他的天份,因为他有许多隐藏的天份;而那种以脚尖行走的孩子,他们的前世可以说是很表面化的过了一生,所以你没办法从他的身上挖出什么,但当你与他们同处时,你就必须多做一些事情,并表现出其意义让他们可以模仿学习。
你在儿童的换牙期也要以同样的观察心来体验。原本是全然感知器官的儿童现在要发展他们幻想性与象征性这一类的天份了,因此你必须随时考虑到这一特性,就连玩耍、游戏时也不例外。我们这个物质主义的时代,可以说是完全反其道而行的,举例来说,大家今日经常买给孩子玩的所谓「美丽的洋娃娃」,这些洋娃娃有极完美的脸庞、粉红的双颊、躺下来会自动闭上的眼睛、真的头发,真是老天爷讲也讲不完!但这些都伤害了儿童的幻想力,因为这些产品已经没有留下任何想象的空间了,儿童完全无法享受那想象的快乐。而如果你的洋娃娃是用手帕或毛巾做的,只点两个黑点表示眼睛,再点一点表示嘴巴,有两支也许似是而非的手臂,则儿童便可大大的运用他的想象力加之于这个洋娃娃之上。
对儿童而言,玩具最好是能给他们机会尽量发挥想象力的玩具。这会让儿童发展表达象征力的能力,儿童的玩具最好没有一般人所谓「漂亮的」,已经完成的玩具。像我前面所讲那种有真头发的娃娃只是表面漂亮,事实上可以说是很丑,因为那完全没有艺术气息可言。
别忘了!换牙期儿童进入想象与幻想的这个期间是充满了幻想性而非智识性的,身为教师,你自己一定得生起这种幻想的生命,真正了解人类本质的人便可以做到这一点。事实上,真正了解人类的本质就会放松内在的灵魂生命而展露笑容,不了解人类的本质才会露出不悦与忿怒的脸色,当然,如果一个人是因为内部器官有病而外形于脸色是没有关系的,这种情形并不会影响儿童。当一个人的内在充满了对人类本质真正的了解时,这种光采必会散发在他的脸上,而他必定能做一名优秀的教师。
所以在儿童由换牙至青春期,你一定要以想象力来教导儿童。因为在此时,令儿童为全然感知器官的力量已渐渐内敛,进入灵魂层次的生命。感官不会思考,它们只接受讯息,或者也可以说它们依外界物体造出印象,当孩子的感官在体验时已经是一种灵魂性的反应,当这种印象升起时不是一种思考而是一个影像,一个灵魂的影像,一个想象的图片。因此你的教法必须是以图片、影像为本。
有了这些观念后你知道在教儿童一些外界的事物时应该尽量用图形来表达,例如,今日的文字写法,不论是手写体或印刷体,对儿童而言可以说是纯属外界的事物,他们完全没办法联想A为什么叫做A,他们如何与A产生关联心?他们为什么会对A有兴趣?这些A或L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完全无关,纯属外界的事物,虽然明知如此,儿童来上学,学校就教他们这些东西,结果就是他们感觉这些东西与他们完全无关;而如果在换牙以前就教他们这些东西,或者教他们如何做字母拼图等等,这些都是教了他们一些完全与他们本性无关的事物的例子。
在这段期间,艺术感这种创造想象性图片的能力,才是你应该向儿童诉求的能力。不过,你要避免直接使用传统用于写字印刷的字母,你应该用鲜活的,有想象力的方式,也可以说是人类发展出文化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方式。
在古早以前,人类就用画字了;也就是说,人们用画来做类似备忘录的东西。你并不须去研究人类文化史,但你要将人类用画来表达意思的这种精神表现给儿童看,如此儿童便能轻松自在的学习。
让我们以嘴(Mund英文为mouth)这个字为例,你让小孩画或涂一个嘴。让他们涂上红色再叫他们发出这个字的音;你可以告诉他们先不要发出整个字的音而只发出M的音。于是你可以由上唇的形状做出字母M的形状(见图)。由这样一个过程你便可以由儿童所画的嘴作出字母M。
这就是手写文字之源起,虽然在今日已经很难由字去认出其中的字母原来是图画,因为文字在语言的进化中必然会不断的改变。而在最初期,每一个声音都是一个形象,而每一个图形都只有一个意义。
你并不需要去追溯最原始的文字,你可以依教学需要自己发明一套适于你教学的方法。教师一定要有发明力,要由对象的精神发明出适于你用的方法。
以鱼(fish)这个字为例。你先让儿童画鱼。请他们发这个字的第一个字母的音F,你就可以逐渐的由鱼的图勾勒出F这个字母。(见图)
因此,若你的创造力丰富,每一个子音你都可以找到适用的图形。这些都可用一种涂-画或画-涂的方法表现出来,这种方法当然比时下一般的方法麻烦。因为在小孩画完后你得清理。但这是必需的、唯一的方法。
所以你见到了字母是如何由图形发展出来,而图形又是如何的直接由生命发展出来。这就是你必需使用的教学方式。千万不能先教阅读,要由涂画、画涂的方式升起文字的印象,然后才由之进入阅读。
看看你四周,你应该可以找到许多东西让你用以上的方法做(英语)子音的教学。所有的子音应该都可用某字的第一字母来表达。
元音就没这么简单了,但是你也许可以考虑用下面这种教法。假设你对孩子们说:「看看那美丽的太阳,你一定对它有一种仰慕的心;让我们这样站着来看,赞叹那美丽的太阳。」孩子们于是可以站着,看着,并用"Ah!"(啊!)表达这种赞叹。然后你再画出这个姿势,这是希伯莱文的A,也就是"Ah"的声音,惊叹的声音。至此,你只要将这个字母缩小并渐渐转变为真正的字母A就可以了(见图)。
如果你在儿童面前用音语舞的方式表达,内在灵魂的本质让他们用各种姿势与位置,则你也可以用我讲的方法发展出表达元音的方法。
音语舞蹈应该可以大大地帮助你的教学,声音本来就已存在于音语舞的姿势与动作中,例如O这个字母,是你以「爱」拥抱某样东西,这样的姿势就是O(见图)。你必定可以由姿势与动作找到表达元音的方式。
因此你一定要运用观察力和想象力来教学,然后儿童便会由事物本身学到声音及字母。你一定要以图形为教学的起点,这些今日已经定型的字母都有它们的历史,它们都是简化的图形,但是今日印刷体的字母已经没办法看出它们原来是表现那些图形了。
当欧洲人,所谓的「优秀人种」到达美洲时,印第安人,所谓的「野蛮人」还在,当欧洲人给印第安人看印刷的文字时,印第安人会吓跑,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字是魔鬼,这样的事情在十九世纪中期都仍然会发生。他们说:「那些惨白脸(这是他们对欧洲人的称呼)用小魔鬼来互相交谈沟通。」
字母对儿童而言,与上述情形差不了多少,字母对他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儿童觉得字母有点魔气,这也确实没错,字母已经有点成为魔力的媒介,因为今日的字母已经完全只是一些符号了。
你一定要用图形来教,图形便不是有魔力的符号,而是真真实实的事物,所以你一定要以图形为启始。
有的人会反对说,这样孩子们太晚才学读和写。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今日大家都不知道太早学读、写对儿童的伤害有多大,太早就会写字是很糟糕的事情。现代的读与写已经不适合人类过早学习,大约要十一岁或十二岁后再学,在这之前不需要学读、写的孩子都是命好的孩子,这对他们往后的岁月有较好的影响。在十三、十四岁时都没办法好好写作的孩子,在未来岁月的灵性发展上要比七、八岁就能读写流畅的孩子障碍少(我自己的经历就是,我在十三、十四岁时都不能流畅的读写),这些都是身为老师的人必须注意的。
一般而言,你恐怕没有办法依照这些应该遵循的原则去做,因为孩子们终究必须经由你们的学校进入一般大众的生活环境,但是,当你有了这些知识,你便能对儿童教育有极大的影响力,这完全决定于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你的知识必然会让你见到在教儿童写字前就教他们认字是大错特错的。在写字时,特别是如果用我说过的涂—画、画—涂的方式教他们时,他们整个人都是活动的,他们的手指、身体、整个人都参与这件事,而在读书认字时,只有头部参与这件事,任何只有身体一部分运作,其它部分皆不动的事情是愈迟教儿童愈好,先教会让整个人运作的事,再教单一特定的部分运作,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则。
一般而言,若你要用这样的教法,就不能期待有人会给你一套教本,教你每一件细节,你主要是要依大原则去教。所以你就能够依人类智能学的原则完全自由自主的创造你的教法,这种所谓的自由一定要包括了老师本身的自由想象创造力。
在适合人类的学校内,很幸运的,我们可以说我们办得很成功,虽然我认为这是十分令人质疑的成功。我们一开办就有一百三、四十名学生,这些学生都来自爱米.摩(Emil Molt)先生工厂员工的家族,所以有些学生可以说是「非来不可」,虽然其中也有实施人类智能学的家庭的子女(在一九一九年的第一间鲁道夫.史丹勒学校是由适合人类的.亚士多利亚香烟公司的总管爱米.摩所创立),在短期内,学校就成长到超过八百名学生,有三、四十位教师。这是一种令人质疑的成功,因为我们已经渐渐没办法观其全貌。我将会讲到适合人类的学校的教学安排方式,你会马上看出来是多么不容易窥其全貌;不过我也会指出一些能够窥其全貌的方法,我们在五年级和六年级的班级因为人数过多,必须安排并行教学的课,共有三班——A、B和C班。
所以我们在A、B、C三班各有一个教师,假设这三班是在一般「正常」的学校,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你走进A班的教室,你会看到老师已用着目前大家认为最好的一种教学方法在教;然后你走到B班的教室,你会发现好象与A班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教室里的学生与A班不同,这两班可以说是教法完全一样,因为老师们都用了最「正确」的教法。这种教法当然是清楚思考后的产物,怎样教是最聪明的已经有了明确的定义,其它的方法都不行。
而在适合人类的学校中,你不会见到这样的情形,你走进A班的教室,看到一名男或女老师正在教写字,这位老师让学生用线来做出各种形状,然后再画出这些形状,由这些形状中渐渐看到字形的浮现;第二班的老师则喜欢用不同的方法,于是你在B班见到老师让学生「舞」出不同的形状,所以学生们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来体会字母的形状,然后这位老师再将这些身体形状带入字母中。你绝不会在A、B、C三班中看到同样的教学方法,完全不同的教法教着同样的东西,于是教室中充满着自由想象创造的气氛。在适合人类的学校中没有固定安排好的教法规则,而是一种浑然一体的教学精神笼罩着全校。了解这种精神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教师是完全自由自主的,在这种浑然一体的精神中,他们可以完全自主地创造自己认为最好的教法。于是你也许会说:「是啊,如果每一个老师都可以这样自由,那整个学校将会乱成一团。」在五年级A班,没人知道他们正在变什么戏法,而在B班,你也许会看到大家在下棋,而在适合人类的学校中就是这个样子。全然的自由,但是适合于那种年纪的孩子的教学精神,也全然地活跃于每一间教室中。
如果你读过《研讨课程》(在一九一九年,适合人类的学校开办之前,史丹勒博士对教师们讲了三项课程,其中两项已经有英文版,分别为《人类研究》/Study of Man及《教师实用指南》/Practical Advice to Teachers),你便会明白你有最大的自由,而所教的都是适合该年纪的孩子的课程,奇怪的是没有老师反对这种方式。他们都自愿接受这种有一体性教学精神的原则,没有人反对或希望有其它特殊的安排;相反的,教师们多半都表示希望在教学会议中能讨论更多有关教学中应如何做的事项。
为什么没有教师反对课程的安排方式?学校已经开办许多年了。你认为为什么教师们都同意课程的安排?他们找不出任何不合理之处,他们认为课程安排有自由性的优秀之处,因为它的原则乃是来自对人类本质真正的了解。
这种教学的自由性在老师自由想象创造教材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一点也不错,我们学校所有的教师都感觉这种情形不只是你由想象去发现一个问题的解答,而且当与他们共同参加教学会议时或当我到他们的教室中,我就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当老师们真正在教学时,根本早已忘记所谓的教学方案这回事了。当我进入教室中时,我的体验就是教师是在教学时当场创造出他或她的教学方案。
当你以了解人类本质的知识为基础来教学时就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希望告诉你们这些细节,虽然你也许会认为我是无中生有;然而这些绝对不是无中生有,我希望你们能了解它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且可以照样去做。这些原则会让你了解,让你见到,由了解人类本质的真知所衍生的一切才能真正的融入孩子的身心。
因此,我们的教育及教学方法乃是建筑在「想象」上的。你一定要清楚明白儿童在九至十岁以前还不知道如何分别「自己」与周遭的环境。儿童虽然出于某些习惯性的本能称自己为「我」,但事实上,他们真正的感觉是自己与世界浑然一体,因此,有些人就有一种奇特的说法,他们说原始人类觉得全世界都是「活的」,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无生命的物体也有灵魂,是活的;要了解儿童就要想象儿童和原始人类一样,因为儿童确实会敲敲某些东西,就好象那件东西有生命一样,但实情并不完全是这样,儿童并不会认为无生命的东西有灵魂,但他们并不去区分有生命与无生命的东西,对儿童而言,每一件东西都是浑然一体无有分别的,他们自己也处于这浑然一体之中,一直到九至十岁他们都不会分别自己与周遭环境,若要适切地教育孩子,这是你在教学时一定要考虑到的。
因此,在你讲到儿童周遭的一切事物时,不论是植物、动物或石头,你都要讲起来好象它们会互相交谈、互相动作,就像人类一样,它们也会讲话,也会互相爱或互相恨。你要有创造性地将人类智能学的理念融入其中,在谈到动物或植物时就像谈到人类一样。但你并不是要刻意地,理论性地把它们讲成有魂有魄,你只要很自然地以儿童能了解的方式对待它们,让儿童在未能区分自我与周遭环境以前也能了解你在讲些什么,因为,在此时儿童那里有理由去认为石头没有灵魂而狗却有灵魂呢?我们大人会马上分别出来狗会动而石头不会动,但是儿童并不会将「会动」这个特性与「有灵魂」相连在一起。
没错,你可以将所有的东西都当做它们是人一样,会想、有感情、会互相交谈、会讨厌或同情对方,所以当儿童在这段年纪时,你要教给孩子的一切都要以神话、传奇或故事的方式传给他们,当然,在这些故事中,每一个角色都被赋予了生命,注入了情感。你一定要记着,以这种方式滋养儿童灵魂深处的想象力,就是儿童未来一生心灵生命的最佳基石。
如果你在儿童这段年纪时,塞给他们一大堆智识性的教材(如果你不将要教他们的东西先「转化」一下,就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则孩子将来就会有血管及循环系统的疾病。
我们必须一再地重复这一点,你一定要随时注意到,儿童是肉体、灵魂及灵性合一的一个整体。
肩负教师的责任,在心灵上,你必须有艺术的情感并具备艺术的气质,教导学生时,不是只将你的思想概念传达给学生,而是如何在教学中表达自己,这是一种无法冲量的生命品质。不自觉中,老师传达了许许多多的意念给孩子们。在诉说着充满感情的神话、传奇或故事时,老师一定要自觉到这一点,在我们这一个唯物主义的时代,很容易见到老师们在讲这些故事时根本不相信这些事情,并认为是幼稚可笑的。人类智能学在此时便能做为一种真知的向导。经由人类智能学,我们了解到,我们若将一件事情用图形来表达,会比我们去讲一个抽象的概念丰富千万倍,一个健康的孩子会很自然地感受到他需要以图形来表达一切事物,并以图形的方式接受、学习一切事物。
这就是歌德(Goethe)在孩提时学钢琴的方法。老师教他如何用第一指,第二指……等来弹钢琴,他不喜欢这种教法,他那炫学派的老师与他的想法自然不和。歌德的父亲是炫学派的学究之一,自然会选择炫学派的老师教自己的孩子,而这些老师也都很不错,但是这种老师与小歌德的想法不合,因为太过于抽象了!所以小歌德就自己发明了一种方法,给每一个手指一个名字,比如食指就叫做「杜德铃」(就是指东指西的小家伙的意思)。
儿童认为自己是一个形象(Image),他们也希望一切的事物都以形象表现,因为如此,我们可以见到孩子们多么需要老师们能运用想象力,能有艺术的气质,如此老师才能以一种真正「活跃」的心灵与孩子们相见。这种活跃的特性对儿童的影响是无法冲量的,说它「无法冲量」是一点都不夸张的!
经由人类智能学,你再度学到了要相信传奇、童话与神话故事,因为它们是以想象性的图形表达了高层次的真理,于是,经由你,这些童话、传奇与神话再度有了灵魂与生命。当你在诉说这些故事时,你的一字一句散发着你对这些故事的虔诚、相信之心,便将真理带入了儿童的心,真理便在你与儿童之间交流。
而一般的教学经常都是非真理在老师与儿童之间交流,只要老师这样想,「小孩们很笨,我很聪明,因为小孩相信童话故事,所以我得讲童话故事给他们听,这就是适合他们听的东西。」非真理就会立刻掌控了全局,当老师这样想时,所讲的故事就会立刻有一种知识性的能量注入其中。
但是,儿童们,尤其是在换牙期至青春期之间的儿童们对老师究竟是智识性强还是想象力强特别的敏感,智识性对儿童有毁坏及阻碍性的影响,想象力则给予儿童生命及动力。
让这些基本观念融入你的中心思想是非常重要的。在未来几天我会详细地讲这些细节,但在今天结束前,我希望能再讲一件特别的事情做为结论。
在儿童九到十岁间会有一件特别的事情发生。抽象而言可以这样讲,儿童在这段时间学到如何分别了自己与周围的环境,儿童感觉自己是一个「我」,而周围环境是外在的,不属于这个「我」的。但这是一种抽象的讲法,实际上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有了一些困难或问题,于是他们来找你,大部份的情形都是这些孩子讲不出他们的心灵上的变化所造成的负担,于是讲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在此时,你得了解到这种情形是来自儿童心灵的深处,你得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式、正确的答案来回答他。这对儿童的未来一生有极大的影响。
身为他们的老师,除非你有绝对的权威,否则你没办法带这个年纪的孩子。也就是说,除非你能让儿童觉得「这是真的,因为你认为这是真的;这是善的,是好的,因为你认为这是善的;这是美的,因为你觉得这是美的。」因此,你指出了什么是真,是善,是美。为了孩子,你必须就是真、善、美的代言人。于是,向着你的儿童也必定向着真,向着善,向着美!
在九到十岁间,儿童的潜意识中本能地升起一种感觉——「我从我的老师学到一切,但我的老师是从那里学来的呢?是谁教我的老师?」如果你在此时跟孩子们解释、说明,只会伤害到孩子。在此时,重点就是用爱心、温暖的言语,避开伤害他们的危险性,并保留你在孩子心中真善美权威的地位。这种困难期可能会延续数周或数个月,因为此时儿童即是面临一种所谓的「质疑权威性」的危机,如果你能够在此时以温暖的爱心处理这种危机,保留你的权威,如果你能以内在的温情、诚心、真理心与孩子相见,帮助孩子度过这段时期,则孩子们会获益良多。孩子们会保留着对你的权威性的信任,无疑的,这对儿童未来的教育有益;但是最重要的是在九到十岁间,不能让孩子们对一个真善美的代言人的信心有所动摇。如果这种情形发生了,则带领孩子过一生的一种内在安全感也同时动摇了。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你们一定要随时记着这点。在教师手册中有着许许多多做老师的指南,但是知道一了解孩子们在儿童期何时有何种心灵上的变化,还有你应该如何的应对?比这些手册中的指南要重要得多!因为如此,你才能经由你的应对将你的光芒照耀儿童的一生。
第三讲
今天我们会讲到在换牙期到青春期间教育的一些原则,在下一讲则会讲到一些特别状况和特别主题的处理方式。
当儿童成长至九到十岁时,他们便开始会分别自己与周遭的环境了。于是,这是他们的一生中第一次有了主、客的分别,主体就是属于自已的一切,客体就是其它的人或物,现在你就可以和他们讲一般所谓的「外在」的事物了,而在这段期间以前,当你讲这些外在的事物时,你得把它们当做是与儿童的身体浑然为一体的。我已经在前面讲过,你们可以如何的讲动、植物,讲得好象它们就像人一样会互相交谈。这样孩子就可以感受到外在的世界就是他们本身的一种延续。
当儿童到了九至十岁时,你必须向他们介绍某些外在世界的基本事实,也就是动物与植物世界的真象,我还会讲到其它的主题,但这个大主题你一定要依据儿童的本性所需、所问的来教导他们。
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看教科书,因为,讲到动、植物,今日的教科书内容完全没有我们能用的教材,这些教科书若用来教大人有关动、植物的现象时会是很好的教材,但你若用它们来教孩子,你会毁了孩子的个人特性。在今日,可以说没有一本书告诉我们在这一方面要如何教孩子。现在我就要讲它的重点所在。
如果你拿几棵植物放在孩子面前,然后讲解它的不同处,你这样做是与现实脱节的!植物本身并不是一种现实。如果你拔一根头发来做检验,就好象这根头发是完全独立自主的一件东西,这也是与现实不符的!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认为所有眼睛所见、有外形的东西都是实际的,都是现实,但是你要知道,当我们讲一颗石头的长短时,这与我们讲一根头发或一朵玫瑰是不一样的!因为十年以后,这颗石头将会与你现在所见完全一样,而这朵玫瑰两天后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朵玫瑰必须与整丛玫瑰树在一起才是一种实际的状况,而这根头发也不是独立自主的,要当它在头上,当它与整个人身一起考量时,才是一种实际的状况。如果你到田里,拔起一棵植物,这就好象你从头上拔了一根头发一样,因为植物是属于地球的一部分,就像头发是人身的一部分是一样的道理。所以,独立地检验一根头发就好象它是凭空长出来的,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因此,若我们拿一个花盆,带一些植物回家去检验,也同样的是件傻事。这与现实完全脱节,这种教学方法无法让学生了解到正确的自然或人类知识的。
我们现在看看这棵植物(见图一),但这并不是这株植物的全部,因为其下的土地也是属于这株植物的,而且也许往四面八方散播得很远,因为有些植物的根散播得非常远。当你了解到一小块附着植物的泥土是属于它周围的一大片土地之时,你就会明白令土地肥沃对促进植物健康的生长是多么重要了!
有其它的东西与这株植物一起生长,这一部分(见图中横线以下)与植物一起生长且属于这一株植物,地球与这株植物一起生长。
有些植物在春天开花(约在五,六月),秋天结果,然后它们枯萎、死亡,继续留存于它们所属的地球。但此时又有其它的植物在它们自已所属的环境吸取地球的能量。如果这是地球,则植物的根就吸取其周围的能量,因为如此,这些能量于是向上放射,一棵树便由此而形成。
因此,什么是一棵树,一棵树是许多植物的聚居地,而不论你是考虑一座看似无生命的土丘上长了许多植物或是考虑一棵充满了地球的生命的大树干,仅仅观察一棵植物的本身是绝对无法了解植物的!
如果你去到(最好用走的)一个地方,有很明显的地质特性,例如说红色的土,那么你就看看这块土地四周的植物,你会发现这些植物大多数是长黄里透红的花。花是属于土地,土地与植物是一个整体,就像你的头发和头是一个整体是一样的道理。
因此,地理学、地质学和植物学绝对不能分开来教,这样教是很荒唐的,地理学必须将对当地的描述与对当地植物的观察一起教,因为地球是一个有机体,植物就像是这个有机体上的头发。儿童一定要能够明白地球与植物是一体的,每一片土都背负着属于它的植物。
所以,要讲植物必与土地相连一起讲才是正确的,你要让孩子们清楚明白的感受到地球是一个生命体,上面是长了许多头发。植物就是地球的头发。人们讲地球有重力,讲起来好象重力是属于地球的,而植物的生长力是属于地球的,与重力属于地球是一样的情形。地球与植物之不可分就像人与其头发之不可分,它们的相互归属就像人头与头发之相互归属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你拿一盆栽向孩子们讲这些植物的名称,这样教就是非常不真实的。这种教法对他们一生有极大的影响,因为这种教法绝对不会让他们了解到,例如,应该如何对待土地,还有该如何施肥,土地的活力是来自自然的施肥,儿童只有经由了解土地是植物的一部分才能了解要如何的耕种。今日的人们愈来愈不了解现实世界的真象,我在第一讲中所提到的那些所谓「很实际」的人是最不了解真象的一群人,因为他们全都是理论,也因为他们已经完全不了解现实的真象,所以他们都以一种解体的、隔离的观点来看待世间的一切。
如此一来便造成了在过去五、六十年有许多地方的农产品品质大幅下降。不久以前,在中欧有一个农业从业者会议,他们都承认现在的农产品的品质很差,恐怕再过五十年都没希望将品质恢复到适合人类食用的程度。
为什么会如此呢?因为人们不再知道如何经由施天然肥料将生命带给土壤。如果他们的观念是植物是独立的,与土地分离的,他们便不可能了解如何施肥。如果我们说植物可以独立生长,则头发也可以独立生长,那么头发应该可以在腊油内生长而毋须长在头皮上,但我们都知道,头发只能在头皮上生长。
要了解为什么土地实际上是植物生命的一部分,你必须找出每一种植物适合、属于那一种土质;施肥的艺术唯有在我们将土地与植物视为一个整体,唯有在我们将地球视为一个有机生命体,而植物是与这个有机体共同生长的情形下才能达成。
由这种教法,儿童从一开始就能感受到他们是站在一个活的,有生命的地球上,这种感受对他们一生有极重大的影响。我们看看今日的人们对地层的起源是什么样的一种观念就知道这种影响有多重大,今日的人们认为地层就是一层堆在另一层上,但你所见的地层事实上是硬化的植物、硬化的生物,并非只有煤炭才是古代硬化的植物(它的根多在水中而不是全在土中),其它如花岗岩、片麻岩等等,原来都是动、植物硬化而来。
这一点必须要有土地、地球与植物是一体的观念后才能了解。这些教学的意义乃在不只教予儿童知识,而同时也让他们对这些事情有一种正确的感受。当你以灵性科学的观点来看事情时,你就能看到这些教学的意义。
你也许有很大的愿,你也许对自已说,我要让孩子们学到所有的东西,包括经由观察来研究植物,于是你在小孩很小时就鼓励他们用盆栽盒带了许多植物回家观察,你们一起观察,因为这是很真实的体验,你坚定地相信这是观察现实的真象,然而,这只是像一个独立对象观察课程,你所观察的与现实完全脱节。今日这种独立对象课程的教法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这种对植物的学习方法之不实际就像你不管人的头发是长在头皮上或长在腊内是同样的道理,头发是无法在腊内生长的,这种错误的教法与儿童投生地球前在灵界所接受的讯息完全矛盾。在灵界,地球看起来是完全不同的。矿物的地球与植物世界的亲蜜关系是儿童在灵界可以亲身体验的一种活跃的影像。为何如此?因为人类若要能够投生,就得吸收一些尚未成为矿物的物质,也就是所谓的气状元素(Etheric element),他们得融入植物的元素中,这种植物的世界便令儿童感受到,它们是与地球相关相连的。
如果你的教法是一般式的生物学教法,儿童在由灵界投生地球之前所体验这一切丰富的感受便会被完然地混淆破坏了,要知道儿童有一种内在的喜悦,如果他们听到植物世界与地球是相关相连的。
我已经教过你们,在儿童换牙期和九、十岁之间要如何用描述性、想象性的图形影像来教孩子,因为这样,孩子们从你身上所学到的将会活在他们的心中和灵魂中,成为他们一生中一种自然发展的方式。
当然,这唯有在你所唤醒儿童的观念及感受,是鲜明活跃的而非僵化死板的情形下,才有可能,要做到这一点,你自己必须要能够感受到自己内在的灵魂生命。教学、教育家都必须耐心于自我教育,耐心于唤醒那些必定会发芽、成长的灵魂,而从此以后,也许你便能够有许多绝妙的发现,但要达到这种境界,你一定要有勇气努力精进。
点亮你自己的灵魂
你也见到了,每当你做灵性修持时,你都得忍受那初期的难过、笨拙与不顺,没办法度过初期这些难关的人,永远也没办法在内在生命修持上有所成就,特别是在教育上,你首要的任务就是点亮你自己的灵魂,你因而能持续有所长进,但首要之点就是点亮你的灵魂。如果有这么一、两次,你成功地想出了一些心中的图形影像式的教学表达方式,你也见到了孩子们所受的感动,从此以后,你就会发现自己深藏的天赋,你会发现你愈来愈容易发明这一类的教学方法,你会发现你以前作梦也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有创造力。但是,你一定要有勇气去忍受刚开始的不尽完美。
也许你会说,如果你得在孩子面前表现得如此笨拙,那你根本不该做老师。在这一点上,人类智能学的观点也许可以给你一些帮助。你得对自己说,因为业果因缘的带领,让我成为这群孩子的老师,虽然我的表现是有些笨拙;而将来,将来见到我表现已不再笨拙的那群孩子,也是「业」的因缘让我成为他们的老师(在谈论到人类在地球上重复投生所造因缘与命运的关系时,史丹勒博士沿用了东方的古字「业」∕Karma,见史丹勒博士的《神智学》Theosophy第2章)。因此,教学、教育家一定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一生,因为,教育事实上并不是为了老师,而是为了孩子。
唤起儿童的感受
让我再给你们一个例子,以说明有些事情可以浸淫到儿童的灵魂中而随着他们一起成长,这些事情是你们可以在数年之后再度重演以唤起儿童的某些感受,如果有些事情你可以在儿童七、八岁左右教他们,而在他们十四、十五岁左右以某种方式重演。这种教育的效用是无其它方法可以比拟的,为了这个原因,在适合人类的学校中,我们尽量让学生维持同一老师,愈久愈好。当孩子们在七岁左右进学校时,当时的那位老师便尽量一直带着这一班,因为,不成熟的教法或内容便可以一再地改善。
因听见而欣喜
现在,假设我们向七、八岁的孩子讲一个想象的故事,孩子们毋须立刻了解这个故事中所有的图形影像(我待会儿会讲为什么他们不需要了解),重要的是让儿童听了感到欣喜,也许因为故事有点优雅、有点迷人。
假设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在某一个世界,在树枝间阳光洒落处有一棵紫罗兰,一棵谦虚的紫罗兰长在一棵有大大叶子的树下,紫罗兰可以经由树顶的树枝间看到蓝蓝的天空,今天早上,是紫罗兰第一次看到蓝天,因为她刚刚才开花。紫罗兰见到蓝天时吓到了——是的,她现在已经不那么怕了,但是她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初见到蓝天时那么怕。然后来了一只狗,不是一只好狗,是一只有点坏有点凶的狗。紫罗兰就问狗说:「你可不可告诉我,在我上面,那个像我一样蓝的是什么东西?」因为蓝天就像紫罗兰那么蓝。这只狗故意要吓紫罗兰,他说:「噢!那是一朵非常大的紫罗兰,她会长得更大,然后压碎你!」紫罗兰因此更怕了,因为她相信那天上的紫罗兰会长得很大,然后压碎她,紫罗兰于是收起所有的花瓣,不想再看天空中那巨大的紫罗兰了,躲在一片刚刚被风吹落的大叶子下面。结果,她整天都躲着,躲在叶子下想着那可怕的大紫罗兰。
早上了,紫罗兰一夜都没睡,她整夜都在想那可能会压碎她的大紫罗兰,她一直等着那一刻的到来,结果并没有任何动静。于是她偷偷爬了出来,她一点都不累,她整夜都在想,但她一点都不累(紫罗兰是睡了才累,不睡会不累),她见到的第一件事是升起的太阳和玫瑰色的朝霞。当她看到玫瑰色的朝霞时,她一点都不怕,见到朝霞令她心中很高兴、很喜悦。当朝霞褪去,渐渐的,蓝天愈来愈蓝,小小紫罗兰又再想起那只狗说的,那蓝色就是一朵大大的紫罗兰,将会把她压碎。
这个时候来了一只小羊,小紫罗兰觉得她一定要再问一次,天上的蓝究竟是什么。她问说:「那上面是什么?」小羊就说:「那是一个大大的紫罗兰,像你一样蓝的紫罗兰。」然后,小紫罗兰又怕了,她怕小羊讲的会和那只狗讲的一样。但是,小羊看起来很好、很温和,因为小羊的眼睛那么温柔,所以小紫罗兰又问说:「亲爱的小羊,请告诉我,那个大大的紫罗兰会不会下来压碎我?」小羊说:「噢!不会!」「他不会压碎你,那是一朵大紫罗兰,他有比你更大更多的爱,就像他比你更蓝,他有比那个还要更多的爱。」于是小紫罗兰知道了,天上是一朵不会压碎她的大紫罗兰,那大紫罗兰更蓝的原因是他有更多的爱,而大紫罗兰会保护小紫罗兰,不让任何东西伤到她。小小紫罗兰觉得太高兴了,因为她见到那大大紫罗兰时就像见到了神圣的爱,这种爱从四面八方涌来,小小紫罗兰于是一直看着天上,就像她想向紫罗兰之神祈祷一样地一直看着天上。
如果你向孩子们讲这样子的故事,他们一定会注意听,因为他们就是爱听这一类的事情,但你一定要在他们心情适合听的时候讲,如此,他们听了之后才会有一个想要溶入这个故事的感受,而将这个故事溶入他们的灵魂。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而这一点完全决定于老师自己感觉是否能够维持教室内的秩序。
让孩子自然发出尊敬
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讲像刚才那种故事时,我们也得考虑到教室秩序的维持。以前适合人类的学校有一位老师,他会讲很好的故事,但他没办法让孩子们自然发出爱心尊敬、仰慕他,结果如何呢?结果是你讲完一个很刺激的故事,孩子们马上要再听一个,一个接一个,最后是老师没办法准备这么多的故事,我们一定要避免像蒸气引擎一样一直灌给儿童故事,一定要有变化(我们等一下就会讲),我们要进一步地让孩子们问问题,我们可以由孩子们的脸色和姿态看出他们想问问题,要给他们时间问问题,然后将故事与问题连起来讨论。
于是,一个小孩子也许会问说:「为什么那只狗会向紫罗兰讲那么可怕的答案?」也许你就会以孩子式的答案告诉他,因为狗是负责守望相助的动物,牠要把恐惧带给人类,牠习惯于让坏人们怕牠。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狗会讲这样可怕的答案,你也可以向孩子们解释为什么小羊会给不一样的答案。
你在讲完故事后便可以向小孩们讲这一类的事情,但你会发现,一个问题会引出另一个问题,最后还会发现问题。你的任务就是在全课程中,将教室置于一种毫无疑问的权威之下,(这一点,我们还有许多没讲的),如果你毫无权威性,当你回答一个孩子问题时,另外一个孩子可能会开始恶作剧,如果你转向这个恶作剧的孩子,责罚他,那你就输了!你一定要有一种天赋,那就是假装没有见到所发生的恶作剧,这一点对较小的孩子们尤其需要。
我非常敬佩我们学校某一个老师处理这种事情的方法。十年前,在他的班上有一个大坏蛋(他现在已经大有改善),当老师和其它学生做别的事时,他就会跳起来打那个同学,这时,如果老师生气,这个孩子就会更调皮,但这个老师就假装没看见。有些状况你最好假装没看见,继续做你的事。一般而言,小孩故意做坏事时,如果你特别去注意他是很不好的教学法。
如果你没办法维持教室秩序,如果你没有这种绝对的权威性(我等一下会讲如何做到这一点),那结果就会如我说的,故事一个接一个的讲,孩子们就会一直紧张,不能放松,而这时,只要老师转变主题令他们放松了。这迟早要发生,否则孩子们最后会变得紧张、神经兮兮,那你会见到这里一个小孩跳起来玩,那里一个小孩子跳起来唱歌,第三个也许起来跳音语舞,第四个会打隔壁的同学,另一个跑出了教室,所以搞得迷迷糊糊,再也不可能把他们全部拉回来听下一个刺激的故事了!
你对教室秩序状况好坏的处理能力决定于你自己的灵魂的状况或心情。你可以在这两者的关系上体会到奇异的经验,而其主要重点决定于老师是否有足够的自信心。
你对教室秩序状况好坏的处理能力决定于你自己的灵魂的状况或心情。你可以在这两者的关系上体会到奇异的经验,而其主要重点乃决定于老师是否有足够的自信心。
老师在上课时一定要将心与灵魂处于一种能真正与孩子们的心接触的状态。要做到这一点,一定要了解你班上的孩子们。你会发现,就算你的班上有超过五十个学生,你也可以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得到这种能力,你可以了解他们并且在心中有他们每一个人的影像,你会了解每一个人的脾气、天赋、外观等。
教师会议可以说是学校生活的重心,在我们的教师会议中,我们会小心地讨论个别学生的特性,老师在这个每周一次的会议中学到的,乃是由这一点 学生的个别特性,为第一考虑点。由这种方式,老师可以学会改善自己。
孩子们引出了一连串的谜,在解谜的同时,你会有一种感觉于内心中成长,你必须把这种感觉带到课程中,当老师与孩子的内心并不相应时 (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孩子们就会马上开始恶作剧或打架,则课程就很难开始 (我知道在此地状况不会这么糟,不过我讲的是在中欧的情形) 。这种状况很容易发生,于是就演变成这个老师不行,你就得换另外一个老师。结果换了老师,这一班竟然在第一天就好象是模范班。
在你们的教学经验中也许常见到这种例子。这完全决定于老师每天早上是否愿意以一种禅定的状态面对全班每一位不同性情的学生们。你也许认为这样做得至少花一小时的时间,没错,如果真的得花一小时,那就不可能这样做了。但是,其实不需要这么久,大约只要十至十五分钟就够了。老师一定要逐渐地培养一种可以觉知每一个孩子的心与魂的接受能力,因为,唯有如此才可能立刻觉知到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要找到适当的气氛,来讲这些充满图形影像的故事,你一定要了解孩子们的特质(temperament)。这也是为什么根据儿童气质来对待儿童,在教学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会发现,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同种特质的孩子们坐在一起,于是你马上就可以全面地看到那一群是易怒型(choleric),那一群是忧郁型(melancholic),那一群是乐观型(sanguine),这也会给你一个很有利的地位以了解全班的学生。
当你观察学生,安排同特质的学生坐在一块,当你做这件事时,事实上,其意义是帮助你自己维持课堂上你必须有的权威地位。你也许想都没想到做这种事会得到这样效果,通常这一类的事情都是如此。因此,所有的教育、教学家都得做自我内心的修持。
当你安排冷漠(phlegmatic)的学生都坐在一块后,他们会互相纠正对方,于是他们互相厌倦而发展出一种对自己的冷漠特性之反感,然后他们便会不断地改善;易怒型则互相纠打,最后他们也会打累了。所以同一种特质的孩子坐在一起,在互相折磨锐气上非常有效,但是当老师向孩子讲话时,例如讨论刚才讲过的故事时,老师一定要发展出一种自然直觉的本领,能够依照孩子的特质来对待他(她)。假设我有一个属于冷漠型的孩子,若我和他讨论刚才所讲的那个故事时,我一定要表现得比他还冷漠,而对乐观型的孩子而言,他们总是从一个印象飞掠到另一个印象,无法稍作停留,因此我也必须试着要比他还快地由一个印象飞到另一个印象。
对易怒型的孩子你就要以快速而强调的方式来教他们,也就是你自己也成为易怒型,如此你就会见到你的怒容,让这个有易怒倾向的孩子产生多少憎恶。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你不要变得过于荒唐就可以了。因此你将会渐渐创造出一种气氛,一个故事便不再仅仅是一个与他们有关的故事,而是一个将来可以再加以讨论的故事。
不过,你一定要先讨论一个故事才可以叫他们再重讲一遍,最糟的教学法就是讲完一个故事就马上说:「艾恩?米勒,你来把这个故事再讲一次。」这样做完全没有意义,唯有你先讨论一次才有意义,不论你表现得很聪明还是很傻 (在课堂上你不必永远聪明,有时你可能会很傻,通常刚开始你都会表现得很傻)。这样做才会将故事变成孩子们自己的故事;在这之后,如果你想让孩子们重讲也可以,但这并不重要,是的,孩子们有没有记住这个故事并不重要;事实上,以我现在所讲的年纪,也就是换牙期到九至十岁,记住与否完全不重要。让孩子们记多少是多少,忘了也没关系。记忆力的训练可用其它的方法来达成,我不久就会讲到。
现在让我们想想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讲有这样一个内容的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内的思考影像(thought -pictures)会与儿童一起成长。这样一个故事有许许多多的内容可以让你往后教学用得上。小紫罗兰很害怕,因为她看到天空的大紫罗兰。你不必向孩子解释这件事,但未来当你面对较复杂的教学问题时,孩子有恐惧的问题时,你就可以提出来,让他们回想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中有小的东西,也有大的东西,在我们的生命中,本来就会不断出现小的和大的东西相互运作影响对方,这一点也是你在未来可以讲的。这个故事前半部重点乃在那坏心眼的狗对紫罗兰恐吓的话及绵羊对她说的仁慈及爱心的言语,而当孩子们知道宝爱这些故事并长大后,你就会知道你可以多么容易地由你说过的故事引领儿童进入善、恶观念的领域,以及认识到这种相对两极的感受是这么样的深深植入于人的灵魂之中,甚至连较大的孩子你都还可以和他们谈到往日这些简单的小孩故事;你可以因此让他们清楚了解到通常我们面前,这种分离了感受生命的情形,在未来许多教学中你都可以用这个故事做出极好的展示,让他们参考。
在宗教性的课程中也是如此,这些课程也是在幼儿教育的晚期才会有,这个故事在用来让儿童经由一种伟大感发展出宗教感也是很好的工具。所谓伟大的蓝东西,所以天空是伟大的紫罗兰之神。
这个故事可以用在不同的层次的宗教课程上。在你阐述人类的心亦有上天(God)的本性时,这个故事也可以让你做一个很美的譬喻。你可以这样对孩子说:「你看,这个大大天空紫罗兰,紫罗兰之神,是全蓝色而且向四方延伸。现在你想象从它上面切下一小块--这就是那小小紫罗兰。所以上天就好象全世界都是大海那样伟大。你的灵魂就是这个上天大海中的一小滴海水。但是大海中,虽是一滴,也和大海内其它的水没有两样,所以你的灵魂就和上天一样伟大,唯一的差别就是你是其中的一滴。」
如果你由故事中找到了适切的图形影像,你便可以在早期幼教中用这种方式教育儿童,因为你可以在孩子们较成熟时不断回溯这些影像。但你得要乐于创造这些影像。如此你就会见到由你的创造力、创造了许多故事,它们会时时浮现,你想躲都不掉。因为人类的灵魂就像是无尽的涌泉,只要你激起了它第一次的脉动,它们便会不断的涌出财宝;但一般人都十分怠惰,不愿意花任何力气去激发他们灵魂中已有的天份。
现在我们要来看看另一种有关图形类的教育店,我们一定要记住,不要在幼儿身上开发属于成人的智识性的生命,所有的思考都要以一种图形及想象的方式来发展。
以上讲的练习是连八岁左右的小孩都可以做的,如果他们刚开始做不好也没关系,例如你画这个(见图a),你必须用各种方法让孩子们觉得这个图不完整,好象少了什么东西。你该如何做当然得看你教的这个孩子是什么样个性,例如,你可以说:「你看,这个走到这里(左半边)?酘?酘,可是这只走到这里(右半边,未完成)?酘?酘,这样子不好看,因为下面走到这里,而上面只是到这里。」于是你便渐渐的让孩子完成这个图;孩子会感受到这个图是未完成的,而一定要完成它。最后,孩子就会加上那缺少的部分,我用红色的笔画,小孩子用白色的笔当然也一样,我只是用红色说明那一部分要加上去而已。刚开始发展出充满了思考的观察力及充满了想象性观察力的思考方式,孩子的所有思考都会是影像式的了。
图a
而当你成功的让班上的几个孩子完成了,这种简单的图形后,你可以教更难的。你可以画以下的图形(见图b的左半部),在你让孩子们觉得这个图是未完成的之后,你便可以让他们完成另一半(见图b右半)。这种教法,你可以让孩子生起对形状的感受,这会帮助孩子们体会对称感和谐调感。
这个教法还可以更深,例如,你可以唤醒孩子们对图形的内在规则感。(见图c) 他们可以见到某些地方线会走到一块,某些地方又都分开,这种聚集一处又分开的情形,是你可以很容易让他们体会到的。
然后你再画下一个图(见图d),你把弯线弄直,有角度,然后他们得让那些内部的线对称外缘的线。这件工作对于8岁的小孩而言当然是难了些。但是,也是在这种年纪,如果你能用各类图形让他们完成,那将是一件很大的成就,就算你已经先让他们看过完成的图形也没有关系。你应该让孩子自己完成内部的线;这些线与前一个图形有同类的样子,但是都是有角度的直线。
这就是如何教诲儿童,让他们对形状、谐调、对称 ←→ 线的对应等等有真实的感受。从这点出发,你可以再延伸到物体是如何相对称的观念。如果这是水面(见图e),这是某一样物体,你一定要激起儿童在心念中升起这个物体在水中是如何对应的。由这种方式,你可以带领儿童去感知世界上其它具有谐调感的东西。
这种图形想象式的思考,也可以让你帮助孩子变得具有技巧性及能力,你可以说〝用你的左手摸右眼!用你的右手摸右眼!用你的右手摸你的左眼!用你的右手从你的后面摸你的左肩!用你的左手摸你的右肩!用你右手摸你的左耳!用你的右手摸你的右脚大姆指!〞等等。你可以让孩子做各种奇怪的运动,例如〝用你的右手向左画一个圆!用你的左手向右画一个圆!用两手画两个交叉的圆!用两手画两个圆,两手要向不同的方向。要愈画愈快!现在快速的动你右手的中指,现在换成大姆指,现在换成小指!〞
因此孩子们可以在一种快速警觉的状况下做各种运动,这样会有什么效果呢?在小孩8岁左右时,这样做会让他们〝想〞-为了他们往后的一生去想。如果只学到如何用头去思考,这种思考是不会维持一生的,这会让人们后来觉得〝想累了〞。而另一方面,当人们必须用身体做极需警觉心,训练要先想才做得出的动作时,他的将来处世时就会变得有智能又细心。在孩子们6或7岁时所做的活动,会在他们35至36岁时的智能上看出明显的相关性。所以人们生命中的不同时期是互相有关联的。
知道了这些关系后,你更得试着尽力教出你该教的东西。类似的,你也可以让孩子学到颜色的调和感。假设你让孩子做一个练习,是先涂一些红色(见图f),然后让孩子去感受到在这些红色旁边涂上绿色会非常调合。这若用颜料来涂当然会更易看出来。现在你再向孩子解释你要把以上的过程反过来做。你说〝我要把绿色放在里面(见图g),那你要用什么颜色涂在外面?〞然后孩子就会涂上红色。这样做,你就渐渐的带孩子感受到颜色的调和感。孩子首先看到我有红色在内,绿色在外围绕,如果红的变绿,那么绿就一定要变红。这个年纪,大约8岁的年纪,让儿童去感受这种颜色及形状的相应是非常重要的。
于是我们的课程,一定要以一种有内在形态的方式来教,如果要成功,有一件事是必要的-让我们讲得不好听一点,就是要舍弃一般教学的时间安排方式。在适合人类的学校我们不是用一般的上课时间表,而是用一种〝整段式〞的方式来教。一种主题会延续教4至6周;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都教同样的主题,我们不是8点至9点教算术,9至10点教阅读,10至11点教写字,而是一种主题持续的在4周内做为早上的主要课程,当孩子学得够多时我们才换另一种主题。我们从来不会8至9点教算术,9至10点教阅读这样替换着上课,而是许多周都一直上算术,然后再换一个主题,看情形而定。不过,也有一些主题需要每周都教的,等一下我会讲。但,原则就是,这种所谓的〝主要课〞,一教就教一整段日子,是我们严格遵守的一个教法。在一整段日子里我们只教一种主题,但是这些课程会包含相关性的课程。我们于是让孩子免于伤害到他们心灵的生命,也就是说不会下一堂课得同时吸收又要消化上一堂课教的东西。要让他们免于伤害的唯一方法就是用整段式教学法。
许多人会怀疑这种教法孩子会忘记他们所学的。这是某些特别的课题才会如此,例如算术,而这是可以用重教来解决的问题。对大部份的课程而言,这种忘记,如果与孩子们在整段式教学法中所获得更多来比较,可以说只是一个很小的问题。
第四讲
对你所教的每一样主题,需对其精髓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如此在教学中你才不会用与生命无关的教材。任何与生命亲密相关的东西便容易被理解,我甚至可以说不管是什么东西,如果你真正的了解它,它必定与生命是息息相关的。而抽象性的东西则没有这种特性。
而今日我们却见到许多教师们的观念,大部份都是抽象的,于是在许多方面,老师的观念都是与现实生活脱节。这是造成教育与教学,变得非常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只要你想一想以下的情形:假设你想回溯一下,你最初是如何要数东西和你数东西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也许会发现这两件事连不起来,你当时确实学会了如何数东西,但你并不真的知道,你在数东西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我们有各种教数字和算术的理论,依照这些理论教学好象是理所当然。这些教法虽然看似有些效果,但是这些与真实生命无关的教法,完全没有真的接触到孩子的身心。所谓现在用算盘和珠子计算器来教学,这已经证明了就是在抽象中过日子。在商业办公室中,人们可以尽量用各种计数器来计算-这不是我们目前关心的课题-但是若用在数学,这些计算器,完全都是用脑,会让你完全没有办法根据孩子们处理数字的本性来教学。
算术应该是要由生命中演绎出来的,你要知道你不应该期望孩子,了解你所教的每一样东西,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观念。儿童是十分需要接受权威的领导,但是这一定要是以一种自然而实际的方式达成的。
也许你会发现我即将要讲的东西,对孩子们是困难了些。但是没有关系,在人类的一生中,应该要有一些时刻,是像13或14岁的孩子能回想而说:「现在我了解了,在我8或9岁时或更早,我接受了权威。」这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这会唤醒一个人的生命。但若仔看看现在这些对象化的教学法,你就会感到十分失望,因为这些全都琐碎化了。他们说,目的是为了要让孩子容易了解。
现在想象你面前有一个小孩子,行动都还不甚灵光的小小孩。你对他说:「你就站在我面前,你看我现在拿一片木头和一把刀,然后我把这片木头切成好几片,我可不可以这样切你呢?」孩子会说不可以。然后我就可以说:「你看,如果我可以把木头切成两片,木头不像你,而你也不像木头,因为我不能像对木头那样把你切成两片。所以你和木头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就在你是一整个单位,是一个1而木头不是一个1,你是一个整体单位我不能把你切成两个,所以我就说你是1,一个单位。」
你可以逐渐深入,让孩子看这个1是用什么符号来表示的。你画一条线:I,这样你就显不了这是一个单位,这条线就是表示它的。现在你就可以不再用木头和孩子做比较,你可以说:「你看,这是你的右手,但你还有另外一只手,你的左手。如果你只有一只手,你的身体到那里,你的手当然也就跟到那里。但是如果你的手,只是跟着你的身体走,你永远也没办法像左右手相握那样摸到你自己。因为当这只手动时,另外一只手也跟着动,这样它们就可以相握,可以合在一起。这和你只有身体动是不一样的。当你自己走动时你是一个单位。而这只手可以摸另一只手,这样就不再是一个整体的单位,这是二元体,也就是2,你看你是1,但你有两只手。」然后你就把2画给他们看:II。
以这种方式,你可以由儿童自己身上引申出1和2的观念。然后你再叫另外一个孩子然后说:「当你们两个互相走近,你们两个便可以相碰;你们有两个人,还有第3个人也可以加入,这种是两手没办法做的事。」所以你就可以讲到3:III。
用这种方式你可以由人类本身演绎出数字。因为人是活生生的,不是抽象的。然后你就可以说:「你看,你可以在你身上其它部位找到2这个数字。」孩子最后便会想到他们的两只腿和两只脚。现在你就说:「你有没有看过你邻居的狗?狗是不是也用两只脚走路呢?」然后孩子就会明白,4条线IIII就像是邻居的狗四只脚撑在地上,因此而渐渐的学到由生命中造出数字。
老师一定要随时维持一双警醒的眼睛,并以一种了解的心情看每一件事情。你很自然的会用罗马字母开始教数字,因为孩子们见到了这些字母马上就会了解,当你讲到4以后,如果你用手来表示,你就会很容易的表示5-V。你会很容易的见到,如果你把大拇指藏起来,这4只手指就可以像狗站在地上一样!:IIII。现在你把大拇指加进来就变成5-V。
我曾和一位教师,当他教到这里(解释罗马字母)想不出来,为什么罗马人没有用5根线而用V的记号来表示5,然后我就说:「现在让我们做做看。让我们把4只手指分为一边,大拇指为另外一边,这样我们就有了这个V字形。我们的整只手都用到了来表示这个罗马字5,而事实上当初这个字就是这样造出来的,整只手都在这个字里面。」
在这样短的讲座里,我们只能读到这些大原则,但用这些方法我们便能在真实的生命中演绎出数字,唯有数字是由真实生命中导出之后,你才该试着让一个数字跟着另一个来介绍算个数。而且儿童应该要动态的参与这件事。在你讲现在把数字按次序念出来1、2、3、4、5、6、7、8、9等等之间,你应该以韵律为始;假设我们说是从1算到2,那就是1、2;1、2;1、2;让孩子们踏步在2上。然后再踏3,一样是有韵律的;1、2、3;1、2、3。以这种方式,我们将韵律带入3数字系列中,于是我们也同时照顾了儿童,那种全面性去了解一件事情的能力。
这是教儿童数字的自然方法,是以数字实际上是什么样的东西的实情来教,一般人通常想到数字,就认为是一个数加到另外一个数上面,这是非常不正确的,因为头脑事实上并未参与计算这回事。在一般生活,人们完全不知道,头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独特的器官,它对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是如何的没有用。它在那儿只是为了好看而已,这是实话,因为我们的脸可以互相取悦对方。它也有许多其它的长处,但是在灵性活动方面,它是没什么用途。在灵性特质上,它是一个人的前世。头都是一个人在地球上的前生以另一种型态出现,当我们知道了一些我们前世的生命时,我们才会开始了解这个头的意义何在。所有其它的活动都来自其它的地方,完全不是来自头部。实情是在计算时,我们潜意识用手指来算。实际上我们用手指算1到10,然后11(脚趾加进来),12,13,14(继续算脚趾),你看不到你自己在这样做,但你会这样算到20。当你这样用你的手指和脚趾算到20时,会反映到头部。头部只是旁观一切发生的事情,头部实际上只是一个反映身体各种行为工作的器官。身体想,身体算,头只是一个旁观者。
讲到头,我们可以讲一个很明显的比喻。如果你有一辆车,有个司机,你很舒服的坐在里面,什么也不做。一切都是前面驾车的司机在努力开车,你坐在后面被
带着各处逛,头也是这样,一点力气也不花,只是坐在你的身体之顶端,静静的以旁观者的身份被带到各处。所有灵性的生命活动都是由身体去完成的。数学是由身体算的,思考亦是由身体去做的,连感受都是由身体去体会的。珠算器材乃是因错误的认为,计算是由头脑去做而产生的工具。加减于是经由珠算器材教给了儿童,也就是说,孩子的头被迫工作,然后再把工作转给身体去做。因为真正能算能认的是身体,身体才是能算的这项事完全没被考虑进去,但这是十分重要的。所以让小孩用手指、脚趾去算是对的,因为这种方式,全在唤醒或训练儿童的各种技巧天份上是非常有效的。能让人们在各方面都有技能是最好的一件事。
这是没有办法由运动这种方式达成的,因为运动并不会让人们变得更有技能。用大脚趾和二脚趾夹着笔写字,才会让人们有技能,也就是用脚画图写字。这是很 有效用的。因为此时这个人是全身散发着心灵与灵性的光辉。头是什么也不做,它只是静坐于内的旅行者,而身体,身体的每一部份,才是那有为于一切的司机。
所以从各方面你都要尽量试着让孩子学到在计数方面他们必需学到的基础技巧。当你已经实践这种教法有一段日子以后,你就该再进一步而不是仅仅认为计算就是一样东西加另外一样东西。其实这是最不重要的一部份。此时你应该这样教孩子「这是(一)整件东西,现在你把它分开,然后你就有(二)件东西。这个(二)并不是把两个(一)放在一块变成的,而是由(一)变出了(二)」然后三和四也是这样变成的,如此你就可以唤醒这种(一)实际上是那包容一切的东西,其中已经包含了(二)、(三)和 (四),如果你是由下图中的方法学到计算1、2、3、4等等,则孩子们就会有生动的观念并因此能体会到数字的本质在内心中散发出来。
在过去,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我们现代这种一个珠子接一个珠子或一个豆子接一个豆子的计算观念。在过去的日子里,(一)单位是最大的,每一个(二)乃是其中的一半,如此继续,所以你经由看实际的东西而了解计数的本质。你应该用这些可以实际用到的东西帮助儿童发展他的思考,要尽量避免那些抽象的概念。
儿童于是可以渐渐的学习数字到某一个程度。假设先学到20,然后到100等等。如果你以这种方式进行,你便是以有生命的方式教他们计算,我要强调这种计数方式,这种真真实实的计数方式,应该要在教加法以前教孩子。他们应该要在学算术以前就熟悉于这种计数方式。
算术也一样应该由生命中演绎出来。活的东西一定是一个整体,所以一定要以整体的方式展现出来。如果该孩子由零件拼成整体就是错误的教法。应该要教他们先看到整体然后再由这个整体分散成零件。让他们先看到整体然后再分再拆;这便是带他们走向生动观念的正确途径。
这个物质化时代对人类一般文化所产生的许多重大影响都被大家忽视了。例如,在今日没有人认为让孩子们玩积木和由一块块的积木造东西有什么不对,反而认为是本该如此的。这种游戏的本质就是带领他们远离生动的生命。孩子的天性中没有任何想要由零件造出整体的倾向,我们得承认孩子们有许多自然的需要及倾向是会增加大人的麻烦的。例如,你若给孩子一支手表,孩子马上就会想要把它拆开,就是把整体拆成零件,实际上这是与人类的本性非常相应的∣那就是想看看整体究竟是如何由其它各种组件所组成的。
这就是我们在教算术时一定要考虑到的重点。这对我们的整体文化有极大的影响,你会由下面的例子中看得出来。
在13至14世纪以前,很少有人去强调从零件去组成整体的这种观念。这是后来才有的现象。伟大的建筑师们大多是由整体的观念来建造(然后再分到零件层次)而不是由零件开始再拼成房子。这种以零件起头的概念是后来才进入人类的文化的。这种观念于是带领人们认为每一件东西都是由很小很小的零件组成的。由这种观念就生出了物理学中的原子论,其实这都是由错误的教育中衍生而出。原子其实是很小很小的魔鬼以讽刺画的方式示现,那些饱学之士本来是不会头头是道的讲这些东西的,除非人们都已经由教育中习惯了这些由零件拼成东西的理论。于是原子论因而诞生。
我们今日批评原子论,但是这只是多此一举,因为人们已经没办法由过去四、五百年的错误想法中解放出来了;人们的想法已经习惯于由零件至整体而不是由整体至零件了。
这是你在教算术时要特别注意的事情之一。如果你走向远处的一座森林,你是先看到整个森林,只有当你走近时你才看到它是由一棵一棵的树所组成的。这就是你教算术应该用的方式。例如在你的皮包中,不是有1、2、3、4、5个铜板,而是有一堆铜板,这5个铜板在一起,是一个整体。这就是最初的状况。同样的,当你煮豆子汤时,你并不是先有1、2、3、4、5或30或40个豌豆,你是有一堆豆子。或者说一篮苹果也不是1、2、3、4、5、6、7个苹果,而是一堆苹果在篮子里,你是有一个整体,在最初时,你有几个苹果有什么关系呢?你不过就是带一堆苹果回家罢了!(见图)假设你有3个孩子,你不会给他们每个人一样数目的苹果,因为也许孩子有大有小。你到篮子里抓一大把给大的孩子,抓一小把给小的孩子;你把你这一堆苹果分成了3份。
不论在何种状况下,分配与共享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曾经有一位母亲有一块面包,她就向她的小男孩说︰﹁亨利!你帮我分面包,但是你一定要依照基督徒的方式分配。﹂亨利就说︰﹁按基督徒的方式分配是什么意思?﹂她母亲就说︰﹁哦!那就是你要把面包分成两片,一片大,一片小,你一定要把大片的给你的姊姊安娜,把小的留给你自己。﹂亨利于是说︰﹁哦!这样的话,就让安娜按照基督徒的方式来分面包好了。﹂
你还需要一些其它观念的帮助。我们就这样来做,假设我们把这一部份给其中一个孩子(见图中的线),然后这一堆给第二个孩子,然后这一堆给第三个孩子。他们已经学会如何算术,所以我们有一个很清楚的概念,我们会先算整堆的个数,总共是18个苹果。现在我再算每一个孩子各有几个,第一个孩子拿到几个?5个,第二个孩子拿到几个?4个,第三个孩子呢?9个。所以我从整体先开始,从整堆苹果开始,再把它们分成三部份。
一般人通常都这样教算术,你有5个,然后再5个,再8个;一起算你就得到18个。这就是从一个一个算到整体,但这会让孩子学到死板板的观念。从这种方式孩子是没办法学到生动的观念的。由整体开始,从18个开始,再分成各个被加数,这就是你教加法应该用的方式。
所以在你教时,你不要从单一的被加数开始而要从总和开始,总和就是整体,然后再把它分成各个被加数。接着你可以继续让他们看这个总和可以因为不同的被加数而有不同的分配法,但是这个总和是永远都不会变的,这样子教加法,不像一般的由被加数开始而得到总和,而是由总和开始再导出被加数,你便能够让孩子产生生动有活力的概念,你也看到了当我们只讲纯粹一个数的时候,其整体是不变的,而各个被加数则可以改变。这个数的特性,也就是它是由不同的被加数组合而成的特性,在这种教法下看得一清二楚。
从这一点出发,你便可以让孩子们看看若本身并非纯粹的数但包含了数的东西。例如,以人类做例子,你便不能把人随意的分割组合。例如人类的躯干,有头,两手臂和手,两只脚连在上面。你不能随意把这个整体分割,你不能,我现在要把一只脚像这样切掉,或把一只手切掉,等等。因为它已经由大自然安排好了就长成这个样子。当不是这种情形时,只是纯綷的数字计算时,我便可以用各种方式来分割来分配。这些教法让你能将生命与活力带到你的教学中。绝对不会再有空谈的气氛,你也会看到孩子的非常需要的一项特质出现在你的教学中,那就是:幽默,并不是那种儿戏式的幽默而是健康的幽默。在教学中一定要有幽默的一席地才行。(注:此时史丹勤博士特别转向翻译者说「请确定你适切的翻译「幽默」,因为大家总是误解了教学中的幽默!」)于是你的教法一定要是:从整体开始,假设你有一个像下面这样的,由真实生活中找出的例子。妈妈叫孩子玛莉去拿苹果,玛莉去拿了二十五个。卖苹果的农妇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这个数目。玛莉回家时只剩十个苹果。所以,现在的情形,真实生活中的情形就是玛莉拿了二十五个苹果但是只带回来十个。玛莉是个诚实的孩子,她在回家的路上并没吃苹果,但她回家时只带回来十个苹果。然后有个人跑来,一个诚实的人,带来了所有玛莉掉在路上的苹果。现在,问题就是:这个人带来几个苹果?我们知道他是从远处来,但我们想知道他带了多少苹果来。玛莉带回来十个,她本来有二十五个,因为那个卖苹果的女士写在纸上说是二十五个。现在我们想知道这个人应该要带多少来,因为我们不知道他是否诚实。玛莉原有二十五个,她带回来十个,所以她掉了十五个。现在,你看到了,总和早就在那儿了。通常的教法是你有一项东西,然后你得从中取走一些,于是剩下一些。但在真实生活中∣你应该很容易发现这一点∣通常都是你知道你原来有多少个,然后知道你剩下多少个,于是你得算出究竟少了多少个,由减数和被减数开始,再算出余数就是一种死板的过程。但如果你由减数及余数开始,再找出被减数,这样就是生动的减法教学。这就是你如何将生命带入教学中的方法。由玛莉和她妈妈及那个带来被减数的人的故事,你便能明白这种教法是怎么一回事;你会见到玛莉由减数中遗失了被减数,这个差额得由知道那个人带了多少个苹果来补足。这就是生命,真实的生命,带入了你的减法教学。若你的教法是说,总共剩下这么多,这样就是将死气带入儿童的灵魂。在你教学的每一项细节中,你一定要不断想到如何将生气而非死气带给儿童。
你可以这样继续教,你可以这样教乘法「现在我们有这个总数,也就是乘绩。我们如何算出在这个乘积中有几个某数?」这种想法就有生命在内。想想当你这样说时有多死板,我们要把一群人分队,这儿先三个,再三个,这样继续,然后你再问:「我们总共乘了几个三?」这就是死气,其中毫无生命。如果你用的是刚才说过的另一种方法,以整体为先再问他们某一群东西在这整体中究竟有几群,这样你就将生命带入了教学之中,你可以向孩子们说:「你看,这里面有好几个你」,然后再让他们算;在四十五个中有几个五?在这儿,再度的,你是考虑整体而非零件。在这里面还可以找出几个五?然后发现可以再找出八个五。于是,当你用这种教法,由整体开始,也就是由乘积开始,再找出某个因子在其中究竟发生了几次,这样你就将生命带入了算术的方法中。最重要的是你用了儿童可以见到,可以理解的东西为起头,重点就是思考绝不要与眼睛所见的分离,与儿童能见到的东西分离,否则智识性(Intellectualism) 与抽象性(Abstraction)就会被带入儿童的早期生命中,因而毁了他们整个人。儿童于是被绞干,这样不但影响他们的心灵生命,也影响到他们的肉体,会造成肉体干燥与硬化的症状。(我将必须讲到视身体、心灵与灵性为整体的教育方式)。这儿再度的,一个人老年时是否仍然肢体灵活有技巧性乃是相当依赖于我们刚才所讲到的算术教学方法,你应该用我讲过的方法教孩子用他的身体来算数,先用手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再用脚趾-是的,没错,若能让孩子们习惯于用他们的手指与脚趾(而不是用珠算盘)算到二十是很好的。如果这样教,你会见到经由这种有点孩子气的「冥想」(或「静虑」meditation)你便将生命带入了孩子的身体;因为当你用指或脚趾算时,你必须想到你的手指与脚趾,这就是一种冥想,一种健康的,对个人身体的冥想。这样做会让一个人在老年时仍然保持肢体的灵活技巧性;肢体仍然能够全然灵活,因为他们学到了如何用全身来做算数。如果一个人只用头部想,而非肢体与其它的器官组织,则后果就是肢体失去灵活性,凝血及痛风便随之而至。这个原则,即教学及教育中的每一种方法一定要是从我们可以看见到的东西中衍生而出(但不是从今日那种所谓的「独立对象课程」中去看) 。我想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个原则,这个例子在教学中事实上可以扮演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我是指毕达哥拉斯定理(勾股定理Theorem of Pythagoras)身为准老师,你一定要充份了解它,也许你已经了解了;但我今天仍然要再讲一次。勾股定理可以当作教几何的一个教学目标。
你可以逐步渐进的累积几何课程以达到其颠峰,这个顶点就在勾股定理中,它是说明一个直角三角形的斜边之平方是另外两边平方的和。如果你有眼光的话你便会觉得这真是一个极伟大的定理。我曾经必须教一位老太太几何,因为她非常喜爱这次课程;也许现在她都忘光了,我不知道是否如此,但她也许年轻时在那些「专门教年轻女士」的学校没学到什么东西。她对几何可以说是完全不懂,所以我就开始教,一步一步带向勾股定理,这个定理令这位女士非常惊异,我们大家都已经对它非常熟悉,所以我们都不再觉得有什么稀奇。但我们只需要了解,如果有一个直角三角形(见图)斜边上的正方形之面积就是另外两边上的正方形面积之和。所以如果我在这三块地上种马铃薯,每株间隔相同,则在这块大地上所种的数目会相当于另外两块小地上所种数目之和。这是一个非常伟大,惊人的事实,而当你这样看这个定理时,你没办法了解它究竟是怎么变出来的。这就是这个定理的奇特处,你没办法看出它究竟是怎么来的,而这正是你要记取的重点,以将生命带入教学的灵魂深处;你得将教学建在某些不是那么容易看出来的事情之上;你一定要不断的了知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说你可以相信勾股定理,但是你也许又会失去信心。你得一再的重新相信斜边的平方相等于另外二边的平方和。当然,这个定理的证明有许多种,但这个证明法一定要是肉眼清楚明白可见的方式。(史丹勒博士接着便用区域重叠法详细的证明了勾股定理)。如果你用这种方式证明,也就是一块区域重叠于另一块区域的方式,你就会发现原来如此。如果你剪下来重叠而不是用画的,你会发现很容易了解。不论如何,如果你想过以后,过不久又会忘了,你得每次都要重新温习才会又清楚。你无法牢记在心里所以你得一再的温习。这是件很好的事,真的很好的事情,这就是与勾股定理的本性相应,你得每次温习才能再度熟悉,你应该总是忘了你曾了解过。这便是伟大的勾股定理的特质,因此你便将生命带入了勾股定理。你会很快的见到如果你让学生一再的做它,他们是逐次渐渐学会。他们不会第一次就懂,他们得每次都想一想,但这是与勾股定理的内在本性相应的。用一种枯燥死板的方式证明去让他们了解这个定理是很不好的。总是忘记而需不断的更新记忆才是好的方法,这是来自勾股定理的奇特本性,也就是那斜边上的正方形与另外两边上的正方形相等。对于十一至十二岁的孩子你可以教他们几何到勾股定理这种层次,用比较这几个正方形区域的方法来教,则当他们了解时便会非常欢喜地享受这种快乐。他们便会有热切希望再做一次的心,特别是如果你让他们用剪贴法来做的话,也许会有几个颇具智识性(但并无甚好处)的孩子会记得很好,每次皆能重做。不过大部份的孩子都会一再剪错,而必需重新再想再发现怎么做才对。这正是勾股定理的令人惊叹之处,你应该不要弃离这个惊异之国,要让自己留在这个国度之内。
 
第五讲
我们现在要继续讲一些方法,而在此我想该在这么短的几个讲座内,我们只能讲到一些大原则。你也可以研读适合人类的学校的讲座课程,加上你在此处所学你应该能够得到充分的了解,我们一定要清楚明白儿童换牙至青春期间的情形;我们必需知道在换牙前遗传的特性具有决定性的力量,孩子们由父母处得到的「模型」身体在换牙时就完全被舍弃了。因为在生命中第一个七年这个身体便渐渐的被一个新的身体所取代。当然,换牙只是这个换身体完成的外显表示法,此时灵魂与灵性开始对这个新身体产生作用。
我已经讲过如果这个灵魂本性坚强则在换牙至青春期,对他们原有的身体而言,孩子们也许会经历很大的变化,如果这个孩子本性很弱,则这个新身体就会与原来遗传的非常相似。所以在上学这段时期我们得考虑到由祖父及父母处深植的相似性仍然影响着儿童。
我们一定要明白,生命体的独立活动是在换牙时才开始的。在头七年,生命体得将它的所有独立活动都放在建立第二套肉体这件工作上,因此,在儿童生命中头七年,生命体就是儿童内部的艺术家,它就是雕塑师、模型师。这种由生命体用于肉体的模型力,在第七年或换牙时便能自行解脱出来,得到自由。此时,它便能成为灵魂(或心灵)的一项活动。
这便是为什么儿童心中有一种想要造作形状或绘画形状的动力。因为在生命中前七年,生命体一直在肉体内执行造复画型的工作,现在它对肉体已经无事可做,或至少不像以前有那么多事要做,所以它想要在身体之外做活动了,如果因此身为老师的你,对人体及器官的形状有广泛的知识,并且由此知道儿童喜欢用可塑性的材料及颜料来塑成或画那些形,你便能够正确的指导他们了。所以老师要试做一些塑模是很重要的,因为今日的教师训练完全没有这一类的训练。你将会发现不论你学了多少有关肺或肝的资料或是全身脉管系统复杂的支管系统,都比不上你用腊或雕塑用黏土复制一次这些器官。因为实际的塑造突然间让你对器官有一种全新的认识,以肺为例,你会发现塑左肺与右肺叶是完全不同的,二肺叶不是对称的。其中一叶是明显的分为两部份另一叶则分为三部份,在你实塑以前,你总是忘记究竟那一个是左肺叶那一个是右肺叶,当你实际用塑材做出这些不对称的形状时,你便会感觉到从此再也不会搞错那一边是左那一边是右,就像你不会搞错人的心是在身体的左边或右边。你也会感觉到全身组织上,肺这种特有的形状及其所在的位置乃是恰如其份的,如果你塑得对你还会感觉到人肺在站及走时肺是直立的乃是必定要发生的事情,如果你塑动物的肺,你会见到或经由触摸感觉到动物的肺是横躺着的。对所有其它的器官你应该都会有类似的感受。
因此你应该真的去试试看由塑造器官来学解剖学,如此你便能够让孩子们在画或塑时不会仅止于表面的模作人类身体的某些像貌形状,因为在塑造中你会发现孩子有一种希望塑造人类人脏的倾向,你也许会在这些课程中得到许多不寻常的体态。
我们在学校里有一些生理学课程,特别是在四、五、六及七年级,很明显的,这是适合人类的学校,整体教育的一部份,我们学校的孩子一开始就有绘画课,到了某些年纪也有雕刻课程,如果你让孩子们自由塑造当你向他们解释了人类的构造后,(例如肺),你会很有趣的看到孩子们自己会开始塑造这些形状,看孩子们塑造自己的身体及器官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你要使用这种塑造的教法,也要找到方法及工具来好好的仿制人类器官,这是很根本的一项要求,你可以用蜡,用塑像黏土,甚至用泥巴,孩子们常用它,如果你没有其它塑材,这也是很好的材料。
这是生命体一种内在的鼓舞,内在的渴望塑造及绘画的力量在运作,所以你可以很容易的将这种倾向及渴望引导为让儿童由塑及画画中衍生出字母的形状。如此你的教学便是由对人类本质了解的真知所衍生出来的。在这段时期这种教法乃是必要的。
再往下讲。人类并不是只有肉体和生命体,后者在七岁时得自由解脱,人类还有星芒体和自我意识体。在儿童七至十四岁之间星芒体怎么样了呢?直到青春期之前,它都未全然的运作。只有到了青春期,它才会全然活跃运作于人类的官能组织内。当我们说由出生到换牙,生命体就像是由肉体渐渐被释放出来而独立,则由七岁到十四岁,我们可以说星芒体就像是渐渐的被拉入肉体之内。当它完全的被拉入,与肉体和生命体不再是松松的连在一块而是完全的焕发出这两者的本性时,便是青春期的到来,也就是性方面的功能成熟期的到来。
在男孩子身上你可以看到他们的声音变了,因为星芒体已经进入声带之内,在女孩子身上你可以看到其它器官的发展,例如胸部等等,也是因为星芒体已经完全进入身体,星芒体是从各方面慢慢的与身体合而为一的。
它进入的方向乃是遵循我们肉体的神经纤维。星芒体由外沿着神经纤维进入肉体。它乃是由体外开始渐渐填满全身,由皮肤,然后渐渐进入体内整合,在整合前乃是一团松松的云状体,围绕在孩子身上。然后它会渐渐与所有的器官紧紧相合,讲得明白一点,可以说它乃是像以一种化学的方式与肉体,生命体的官能组织化为一体。
但是在这时有个奇特的现象,当星芒体由肉体外进入体内,它沿着神经,各处的神经最后是在脊髓会合。
在其上是头部。它也慢慢的强迫进入头部的神经,沿着神经向体中部的器官,向脊髓,一点一点地进入头部,渐渐的进入而后填满整个头部。
我们在这段连系的过程中,最主要的是要考虑到呼吸是如何的与整个神经系统互相运作的。这种吸呼与神经系统的共同运作确实是一项非常特殊的人类官能。身为教学或教育家,你应该要对这种情形有着最微细的感受,唯有如此你才能正确的教育孩子。在这儿空气进入身体,分散到各处往上进入脊髓,在脑部分散开来,接触到每一根神经,再往下找到出路以二氧化碳的形态排出,所以我们发现神经系统乃是不断的受到吸入空气的运作,空气会自我分散往上至脊髓,再分散,变成充满着碳,再回来后被呼出体外。
唯有在学校中的第一段时期,也就是换牙至青春期,星芒体才有这种与整个呼吸系统运作的情形,沿着神经纤维,进入体内。所以在这段时期,当星芒体靠着呼吸系统的帮助渐渐的找到它进入肉体的路线时,它就好象是在弹奏着一件有着许多弦穿过肉体中间(脊髓)的乐器。我们的神经事实上就是一种乐器像七弦琴,是一种内在的,回响上至头内部的乐器。
这个过程当然在换牙前就已经开始了,但在那时,星芒体与肉体只是松松的相连着,是在换牙期至青春期星芒体才真正的开始依着呼吸弹奏着每一根神经纤维,就像小提琴弓一样的拉着每一根弦。
如果你让孩子们多多唱歌,便是一种很大的帮助,你一定要有一种感觉!当孩子的唱歌时,他们本身就是一件乐器,当你站在教室内,孩子面前教他们音乐或唱歌时你一定要有这种清明的感觉!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件乐器,他们在歌声中会内在的领受到一种幸福的感觉。
你可以看到,声音事实上是当呼吸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流动时产生的。这就是内在的音乐。在最初时,孩子们的第一个七年期,他们由模仿而学习一切,但现在孩子们应该学习以唱歌来表达他们造作旋律与韵律时所体会到的愉悦与欢喜,为了让你了解在你站在孩子面前上歌唱课时心中应该有一种什么样子的景象,我想用一个也许过于露骨但是便于你明白我的意思的例子来说明,我不知道多少人见过,但我希望大部份都见过一群母牛吃完草躺在草原上消化食物的情形。
这种一群母牛在消化的过程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在母牛身上有一种类似全世界的影象,当母牛消化食物时,消化后的物质进入血管及淋巴管,在这整个消化及营养吸取的过程中,母牛会有一种幸福的感受,这种感受也同时是一种知识,在消化过程中,每一只母牛都发出一种非常美丽的光彩,在其中有着整个世界的影象。这是我们能见到的最美的景象之一,一群母牛躺在草原上消化食物,在这种消化过程的同时也了解到全世界。而我们人类在这一方面则早已全部沉入了潜意识中,因此头部才能够反映身体所做的事而能见到它们以知识的方式展现出来。
我们人类在这一方面是很糟糕的,因为我们的头不让我们体验像母牛们可以体会到的这一类美丽的事情。我们如果能够体会消化的过程则我们便会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了解。果真如此我们便能以知识感的方式来体会而不是像人类一样必需以隐藏于潜意识内的感受来体会。这个例子只是要让你明白我想讲的意思,我并不是要暗示我们得在教学时将消化过程提升到意识的层面,我是想表示在孩童心内应该要有更高层次的一种感受,也就是这种内部声音流动所带来的一种幸福的感受,想象一下如果小提琴可以感受到它被弹奏的话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我们都只是听小提琴,听它为我们的身外之物,我们全不见于声音的来源,只听到了它以外在感官能领受的影象。但是如果小提琴能够感受到每一根弦是如何的与另一根弦震荡着,那将是一种大乐的体验,当然,那音乐得要好听才行,所以你一定要让孩子们体会一下这种心醉神迷的状态,如此你才是真正的唤起儿童整个官能对音乐的感受,而你自己也一定要在其中找到欢喜才行。
当然你也要对音乐有些了解。不过最基本的乃是我在前面所讲的这种艺术的特质。
因为这个原因,在这段由换牙至青春期,为了这种内在的生命过程之需要,在这段时期之一开始就给儿童音乐教育乃是必要的。在最初不要任何理论,完全体验性的尽量让他们习惯于唱一些歌:就是简单的唱一些歌,但一定要好好唱!然后你就可以用简单的歌让孩子渐渐学到旋律,韵律和拍子等等。但首先你一定要让孩子习惯于唱一些歌,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也能弹奏或吹奏一些乐器。除非环境不许可,否则适合人类的学校的孩子一进学校就会学一些乐器:如我们说的,只要环境许可,每个孩子都应该学一种乐器,孩子若愈早能感受到他们内在的音乐生命流入所学乐器的意义何在是愈好的,因为学乐器的目的在此,则像钢琴,这种记忆性乐器对孩子而言便是最糟糕的乐器。应该要选择其它的乐器,如果可能的话选择吹奏乐器。在此时你得要极好的艺术熏习,还得要有极好的权威性。如果可能,你应该选一个风奏乐器,如此孩子能学到最多也会因此渐渐了解音乐。我得承认,当孩子刚开始学吹奏时也许会令人头毛直竖,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在孩子生命中,这整体气息的运作,本是关闭固守于神经纤维上,现在能够因此被引导伸展,实在是很美妙的一件事。吹奏时会感觉整个人的官能都膨胀了。本来在体内官能的运作现在被带到了外在的世界,在孩子学小提琴时也会有类似的情形,当弹奏及呼吸时,内在的音乐被直接带引出来,孩子便感受到内在的音乐是如何的经由琴弓传入琴弦。
但是要记住,你应该尽早的开始给予这些音乐及歌唱课程,因为其重要处乃在于你不止是让你的教育艺术化,在其同时你也开始教这些特定的艺术课题:如绘画、塑造及音乐,在儿童一入学时就开始教。你便会见到儿童真正的能拥其所学成为其内在的宝藏。
图说:星芒体靠着呼吸系统进入肉体,
路线及互动过程像弹奏着七弦琴。
在孩子一生中,九至十岁这段时间你要特别记住在教语言这方面的重点,我已经特别讲过在九至十岁这段时间是孩子初次学到去分别他们自己及周遭环境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以前他们是与环境为一体的。我已经提出了在孩子入学时正确的教学法,但是他们在换牙前是不该入学的;我们可以说基本上在这以前给予任何方式的学校式教学都是错误的;如果法律强迫执行我们当然得做,但以艺术化教育的观点来看这是不对的。在教育的艺术本质上,孩子们在换牙前是不该入学的,我们在入学时第一件工作,如我所说的,就是要以艺术性课题为始,并经由艺术的形态方式教导字母的形状,你应该以一些我讲过的那些独立的形状为启始,还有对一切与自然有关的事物都以我描述过的,用童话,传奇和神话的心态及方式来面对。反正在教导语言这一方面,九至十岁这段时期是很重要的。
在这段时间以前教语言一定不可以有智识性的内涵渗杂其中,也就是说不能讲任何文法或语法。在九岁至十岁前,孩子若学外国语言就要以让他们养成一种习惯的方式来学习,只有当他们学到去分别自己与环境的不同之时,他们才能够观察能了解自己究竟是如何讲话的。只有此时你才可以开始讲名词、形容词、动词等等,在这之前不要讲,在这之前孩子们应该只需要单纯的讲话。
在适合人类的学校我们有很好的环境可以实践这一点,因为从一入学开始孩子们除了母语之外还学两种外国语言。
孩子上学,就像我讲过的,先上主题课程一段时期;主题课程是早上前半段时间,接着小家伙们就上外国语,德国孩子是上英文或法文。在这些语言课中,我们试着不要去考虑它们之间的关系。在这个九至十岁前期,我们不会去管例如英文的桌子叫(table)而德文的桌子叫(tisch),吃的英文是(eat),德文是(essen);我们不是用文字将两种语言相连贯,而是将语言直接与所讲的东西相连起来。孩子学到直接去讲天花板,灯,桌子等名称,不管是法文或英文,所以在七岁至九岁之间,我们不应该去强调翻译语言,也就是不要去转换这个语言的某个字为另一个语言的某个字,我们要让孩子直接将语言与所讲的物体或事情相连贯,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让他们学语言。因此,孩子们不需要知道,甚至不需要想当他们说英文中的(table)时,在德文中是叫(tisch)等等;他们完全不用管这些。孩子们便完全不会想到这样的事,因为没有人教他们去比较这两种语言。
在这种教法之下,儿童经由产生语言的物体学到该种语言,也就是说从对该物体的感觉上学到语言,语言当然包含了声音,这些声音其一是表达灵魂内在的感受,这就是元音。其二是表达外在的东西,这就是子音。但你一定要自己先感受到这种差别,你不要就是把我讲的传给儿童,在你的课程中,他们应该要能实际的体会到元音与他们内在的感受相连,子音则是复制外在世界的某些东西。这种情形会自然的发生,因为这是人类本性的一部份,我们要顺着这种本性引导他们而不要将他们带离了这种内在的倾向。
让我们想一想,元音A(ah啊)究竟是什么?(注:讲到A和E时应该想的是Ah(啊)和Eh (欸)的音,而不是字母)(这不是我在课程中要讲的,而是你应该要知道的!)A是什么?当太阳升起时我站在太阳前赞叹、惊讶!啊!(Ah)A一直都是赞叹惊讶,惊异的表现。另一方面,有一只苍蝇停在我的额头上;我会说E(欸Eh),欸是表达赶走,远离的声音。英文的音与我们的感受之连接方式有点不一样,但是每一种语言,包括英文,元音A都是表达,惊异,惊讶,赞叹的音。
现在让我们选一个有特性的字:滚动(ROLL)——例如,球的滚动。你见到R这个字母,你是不是可以感觉到当R和L在一起时,这个球就滚起来了(见图a),如果只有R的话,就是像这个样子(见图b):
RL会一直走。L是暗示有一种流动。这是一种外界的运作过程经由这个子音模仿出来。(见图C)
所以整个语言的建立是由内在惊叹,惊异,自我防卫,自我宣告等等感受的元音,或是由模仿外界现象感受的子音所组成。我们绝对不要将这些感受由儿童身上赶走了!孩子学语言的声音,应该是由他们内在的感受及外界物体与自己相关相连处来学。语言中的每一样东西都应该是由感受衍生出来的。在(滚动)这个字中,孩子应该要真的感觉到R,O,L,L,每一个字都要是这样的情形。
现代文化教育下的人已经完全失去了这种感受。他们认为文字就是写出来的东西或是抽象的描述东西。人们不再由语言感受到任何东西。看看所有的原始语言都还有感受在其中;最进化的语言讲话已经是一种抽象的事情。看看你们的英文,许多字后半已经被丢弃,有的字则跳过了真正有感受的发音部份。但是我们一定要让孩子浸淫在这种对语言的感受之中。
经由研究一些具有特殊感受的字,才能让我们好好思量,今日德文中我们把这个叫做头(Kopf),在英文中叫做“head”,在意大利文中是“testa”。在人们今日对语言只有抽象的关系之情形下,人们会怎样说:他们会说,在德文中,头这个字是“kopf”,在意大利文中是“testa”,在英文中是“head” 但这些全都不是真实的,完全没有意义。
让我们想想,“kopf”是什么东西?“kopf”是成个形状的东西,是一种圆形状的东西。当你说“kopf”时是表达了“形状”。当你说“testa”这个字是“遗嘱”(testament)和“作证”(testify) 的一部份-你是表达了头建立或确认了某些事情。这时你表达了相当不同的意义,你说这个器官是建立者,是立遗嘱者。而在英文中的观念是“头”是人类身上最重要的器官(虽然你现在知道了这个观念并不怎么正确)。所以在英文中你说“头”,也就是,那个最重要的东西,所有事情的目标所在,所有事情的标的及聚会之处。
所以不同的语言表达了不一样的东西。如果人们是要表达同样一件东西,则不论是英国人还是意大利人都会说“kopf”(头)但他们是讲不一样的东西。在原始语言中,同样的东西在各处都同样的表达,所以原始语言都一样。然后人们分离,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同样的东,这就是不同的字之源起。当你把所表达的不同的东西视为同样时,你便不再能够感受到它们的内涵了。所以不要将孩子驱离了这种对语言的感受是很重要的,你要让这种感受活跃于儿童中心,因此你绝对不要在九至十岁以前对语言作分析。
只有在九至十岁后,你才可以教什么是名词,动词和形容词等等;在九至十岁前不要做这样的教学。否则你讲的就是儿童还无法了解的东西,这些东西与儿童还紧紧相连,因为他们还无法分别自身与周围的环境有何不同。最重要的是要记住不要在九至十岁以前讲到文法或是比较不同的语言,如此儿童在讲话时就能得到如同他们在唱歌时所能得到的利益及感受。
我已经试着用牛在草原上消化食物时,它们的消化器官所升起的内在的快乐来描述孩子们唱歌时所能得到的内在的喜悦,孩子们心中一定有一种像这样的内在的喜悦的感觉,或至少感受到一个字所包含的情感,感受到这种内在的“滚动”,语言一定要是内在去体会的,而不是用头脑去思考的。今日你看到人们大多都是用头脑去思考语言。所以当他们翻译语言时要找一个正确的字来翻译,他们就用字典。而字典中的字是这样的被放在一起,所以你找到“testa”或“kopf”于是人们认为这些字是一样的意思。但他们并不一样。每一个字都表达一个不同的意义,这只能用感受来表达的,我们在教语言时一定要考虑到这一点。在此处还有另外一个要件,是属于灵性的部份,例如,当人们死去以后,或是在他们再投生于地球以前,他们没办法了解所谓的名词。那些被我们称作死去的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名词,完全不知道为物体命名这回事;但他们对品质或特质还有一些了解,所以可以和死去的人沟通有关品质特质方面的事。但是这不久即结束的死后生命之路继续往下走时,维持最久的就是对动词,既有关动作的字,主动其动的表达,而在其中维持最久的就是感受方面的:噢(Oh!)啊(Ah!)噫(I,ee)欸(E,eh);这些感叹词乃是死去的人忆持最久的。
由此你可以见到若人类不要变成完全没有灵性,则让人类灵魂去实际体会感叹词是多么重要的事。所有的感叹词其实都是元音。而子音,这些复制外在世界的字,在死后很快就忘记了,在投生地球前也早已不在了,这是我们真的应该要用情感去体会,更要注意到孩子们的这种特质,不要太早教他们名词,形容词等等而驱走了这种特质,要等到九至十岁才教这些东西。
在适合人类的学校的第一堂课起我们就介绍了音语舞,这种眼睛可见的语言,在其中经由个人或群体的移动,人们展现了自我,就像使用语言一样表达了自我。如果语言课程教得对,也就是说老师有珍@儿童对语言的感受,没有毁掉这种感受,则孩子应该会觉得转用音语舞表达语言是很自然的,就像孩子会觉得学语言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一样。你在教他们音语舞时应该不会有任何困难。如果他们是健康地发展成儿童,他们会自然的想要学。你会发现不想跳音语舞的孩子通常都有一些病。他们会当然的想学,就像他们小的时候想学讲话一样,如果他们的器官都健康的话,这是因为孩子会有一种很强的动力想要以体内意志力(愿力)的活动来表达他内在情感的体验。我们可以在幼儿早期开始笑与哭还有许多表达了感情的面部表情上看到这一点。
如果我们说狗或其它动物也会笑,则也许没有人能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论如何,他们不会像人一样笑。也不会像人一样哭。动物在将内在体验以意愿力用姿势与动作表达上确实与人类不一样。人类与动物在这一方面是大大不同的。
音语舞所表达的东西,其背后的法则是与语言完全一样的,言语并非随意发生的事情,例如水这个字“water”你不能随意说成像“vunter”这样的字,言语有其法则,音语舞也有其法则。在一般身体的动件中,人类可以说是在一种自由的状态下,虽然许多动作是直觉的反应,当我思考某些事情时,我就把手指放在前额上,当我想表示某事不是真的时候,我摇手,摇头,就好象我要把它擦掉一样。但是音语舞则将外在与内在的体验导入有秩序的动作。就像言语是将内在之体验导入声音中:这就是音语舞,所以孩子想学。因此,现代教育尚未教音语舞就证明了没有人思考到要由人类的本质导出人类的本能,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便会很自然的来到音语舞的领域。
这个意思并不是说我们不要教体操或体育(gymnastics, physical exercise)体育与音语舞是十分不同的。教师一定要了解到它们的不同,今日所教的体育及各种不同的运动与音语舞是十分不同的。两种一起教可以配合的很好,因为一般人对空间的观念多是抽象的,人们不认为空间其实是很实在的。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于认为地球是圆的,当地球这一边的某人跳一下,他说是跳“上来”。但当某人是在地球上相对的另一边时,我们想象他的脚在下,头在上,他跳“下去”了。但这种情形并非我们可以亲身体验的。我曾读过一本有关自然哲学的书,作者试着嘲讽天空一定是在下方的这个观念。但是宇宙的实象比这个观念还要丰富得多。我想不要将自己完全与空间脱离,认为空间是抽象的,然后对世界,对空间作评判。某些哲学家就是这样-例如休姆(Hume)米尔(Mill)和康德(Kant)。但这些都不真实完全没有意义。空间是人类@知得到的实在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在空间中,并且感觉到需要在其中找到一席立身之地。当我们在空间中得到平衡,当我们在空间中不同的状态之下找到自己立身之地,这就是体育与运动之起源,这些活动乃是人类努力试着在空间中发展出个人与空间的关系。
如果你做这样的体操动作(手臂伸展开来),你会有一种你将两手臂带到一个水平方向的感受。如果你跳起来,你会感觉到你以身体的力量将身体向上移动。这些都是体操活动,但若你感觉到你是拥着一种你内在体会的感受(噫“EE”这个音)做出反应,则你做的也许只是一个类似的动作,但在这种情形下,内在的灵魂本质经由这个动作表达出来了,一个人的内在的自我展现出来了,这就是跳音语舞时所生的现象,也就是展现了内在的自我。音语舞表达了人类对呼吸和血液循环有心灵这个领域之内的体验,而在体操及运动时,我们则好象是一个充满了各种线条及方向的架构去感受空间,在空间中我们跳跃,随顺而行,我们的器官也跟着一起行动,我们爬上一个楼梯或是拉着一条绳子往上爬。此时我们是依着外在的空间活动。
这就是体育与音语舞之不同。音语舞让心灵性命流放出来,因此是真是表达了一个人,就像语言一样;音语舞是可见的言语。
体操和运动是人类随适空间的一种方式,看看如何与这个世界调适。
第六讲
我们现在要继续讲一些方法,而在此我想该在这么短的几个讲座内,我们只能讲到一些大原则。你也可以研读适合人类的学校的讲座课程,加上你在此处所学你应该能够得到充分的了解,我们一定要清楚明白儿童换牙至青春期间的情形;我们必需知道在换牙前遗传的特性具有决定性的力量,孩子们由父母处得到的「模型」身体在换牙时就完全被舍弃了。因为在生命中第一个七年这个身体便渐渐的被一个新的身体所取代。当然,换牙只是这个换身体完成的外显表示法,此时灵魂与灵性开始对这个新身体产生作用。
我已经讲过如果这个灵魂本性坚强则在换牙至青春期,对他们原有的身体而言,孩子们也许会经历很大的变化,如果这个孩子本性很弱,则这个新身体就会与原来遗传的非常相似。所以在上学这段时期我们得考虑到由祖父及父母处深植的相似性仍然影响着儿童。
我们一定要明白,生命体的独立活动是在换牙时才开始的。在头七年,生命体得将它的所有独立活动都放在建立第二套肉体这件工作上,因此,在儿童生命中头七年,生命体就是儿童内部的艺术家,它就是雕塑师、模型师。这种由生命体用于肉体的模型力,在第七年或换牙时便能自行解脱出来,得到自由。此时,它便能成为灵魂(或心灵)的一项活动。
这便是为什么儿童心中有一种想要造作形状或绘画形状的动力。因为在生命中前七年,生命体一直在肉体内执行造复画型的工作,现在它对肉体已经无事可做,或至少不像以前有那么多事要做,所以它想要在身体之外做活动了,如果因此身为老师的你,对人体及器官的形状有广泛的知识,并且由此知道儿童喜欢用可塑性的材料及颜料来塑成或画那些形,你便能够正确的指导他们了。所以老师要试做一些塑模是很重要的,因为今日的教师训练完全没有这一类的训练。你将会发现不论你学了多少有关肺或肝的数据或是全身脉管系统复杂的支管系统,都比不上你用腊或雕塑用黏土复制一次这些器官。因为实际的塑造突然间让你对器官有一种全新的认识,以肺为例,你会发现塑左肺与右肺叶是完全不同的,二肺叶不是对称的。其中一叶是明显的分为两部份另一叶则分为三部份,在你实塑以前,你总是忘记究竟那一个是左肺叶那一个是右肺叶,当你实际用塑材做出这些不对称的形状时,你便会感觉到从此再也不会搞错那一边是左那一边是右,就像你不会搞错人的心是在身体的左边或右边。你也会感觉到全身组织上,肺这种特有的形状及其所在的位置乃是恰如其份的,如果你塑得对你还会感觉到人肺在站及走时肺是直立的乃是必定要发生的事情,如果你塑动物的肺,你会见到或经由触摸感觉到动物的肺是横躺着的。对所有其它的器官你应该都会有类似的感受。
因此你应该真的去试试看由塑造器官来学解剖学,如此你便能够让孩子们在画或塑时不会仅止于表面的模作人类身体的某些像貌形状,因为在塑造中你会发现孩子有一种希望塑造人类人脏的倾向,你也许会在这些课程中得到许多不寻常的体态。
我们在学校里有一些生理学课程,特别是在四、五、六及七年级,很明显的,这是适合人类的学校,整体教育的一部份,我们学校的孩子一开始就有绘画课,到了某些年纪也有雕刻课程,如果你让孩子们自由塑造当你向他们解释了人类的构造后,(例如肺),你会很有趣的看到孩子们自己会开始塑造这些形状,看孩子们塑造自己的身体及器官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你要使用这种塑造的教法,也要找到方法及工具来好好的仿制人类器官,这是很根本的一项要求,你可以用蜡,用塑像黏土,甚至用泥巴,孩子们常用它,如果你没有其它塑材,这也是很好的材料。
这是生命体一种内在的鼓舞,内在的渴望塑造及绘画的力量在运作,所以你可以很容易的将这种倾向及渴望引导为让儿童由塑及画画中衍生出字母的形状。如此你的教学便是由对人类本质了解的真知所衍生出来的。在这段时期这种教法乃是必要的。
再往下讲。人类并不是只有肉体和生命体,后者在七岁时得自由解脱,人类还有星芒体和自我意识体。在儿童七至十四岁之间星芒体怎么样了呢?直到青春期之前,它都未全然的运作。只有到了青春期,它才会全然活跃运作于人类的官能组织内。当我们说由出生到换牙,生命体就像是由肉体渐渐被释放出来而独立,则由七岁到十四岁,我们可以说星芒体就像是渐渐的被拉入肉体之内。当它完全的被拉入,与肉体和生命体不再是松松的连在一块而是完全的焕发出这两者的本性时,便是青春期的到来,也就是性方面的功能成熟期的到来。
在男孩子身上你可以看到他们的声音变了,因为星芒体已经进入声带之内,在女孩子身上你可以看到其它器官的发展,例如胸部等等,也是因为星芒体已经完全进入身体,星芒体是从各方面慢慢的与身体合而为一的。
它进入的方向乃是遵循我们肉体的神经纤维。星芒体由外沿着神经纤维进入肉体。它乃是由体外开始渐渐填满全身,由皮肤,然后渐渐进入体内整合,在整合前乃是一团松松的云状体,围绕在孩子身上。然后它会渐渐与所有的器官紧紧相合,讲得明白一点,可以说它乃是像以一种化学的方式与肉体,生命体的官能组织化为一体。
但是在这时有个奇特的现象,当星芒体由肉体外进入体内,它沿着神经,各处的神经最后是在脊髓会合。
在其上是头部。它也慢慢的强迫进入头部的神经,沿着神经向体中部的器官,向脊髓,一点一点地进入头部,渐渐的进入而后填满整个头部。
我们在这段连系的过程中,最主要的是要考虑到呼吸是如何的与整个神经系统互相运作的。这种吸呼与神经系统的共同运作确实是一项非常特殊的人类官能。身为教学或教育家,你应该要对这种情形有着最微细的感受,唯有如此你才能正确的教育孩子。在这儿空气进入身体,分散到各处往上进入脊髓,在脑部分散开来,接触到每一根神经,再往下找到出路以二氧化碳的形态排出,所以我们发现神经系统乃是不断的受到吸入空气的运作,空气会自我分散往上至脊髓,再分散,变成充满着碳,再回来后被呼出体外。
唯有在学校中的第一段时期,也就是换牙至青春期,星芒体才有这种与整个呼吸系统运作的情形,沿着神经纤维,进入体内。所以在这段时期,当星芒体靠着呼吸系统的帮助渐渐的找到它进入肉体的路线时,它就好像是在弹奏着一件有着许多弦穿过肉体中间(脊髓)的乐器。我们的神经事实上就是一种乐器像七弦琴,是一种内在的,回响上至头内部的乐器。
这个过程当然在换牙前就已经开始了,但在那时,星芒体与肉体只是松松的相连着,是在换牙期至青春期星芒体才真正的开始依着呼吸弹奏着每一根神经纤维,就像小提琴弓一样的拉着每一根弦。
如果你让孩子们多多唱歌,便是一种很大的帮助,你一定要有一种感觉!当孩子的唱歌时,他们本身就是一件乐器,当你站在教室内,孩子面前教他们音乐或唱歌时你一定要有这种清明的感觉!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件乐器,他们在歌声中会内在的领受到一种幸福的感觉。
你可以看到,声音事实上是当呼吸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流动时产生的。这就是内在的音乐。在最初时,孩子们的第一个七年期,他们由模仿而学习一切,但现在孩子们应该学习以唱歌来表达他们造作旋律与韵律时所体会到的愉悦与欢喜,为了让你了解在你站在孩子面前上歌唱课时心中应该有一种什么样子的景象,我想用一个也许过于露骨但是便于你明白我的意思的例子来说明,我不知道多少人见过,但我希望大部份都见过一群母牛吃完草躺在草原上消化食物的情形。
这种一群母牛在消化的过程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在母牛身上有一种类似全世界的影像,当母牛消化食物时,消化后的物质进入血管及淋巴管,在这整个消化及营养吸取的过程中,母牛会有一种幸福的感受,这种感受也同时是一种知识,在消化过程中,每一只母牛都发出一种非常美丽的光彩,在其中有着整个世界的影像。这是我们能见到的最美的景象之一,一群母牛躺在草原上消化食物,在这种消化过程的同时也了解到全世界。而我们人类在这一方面则早已全部沈入了潜意识中,因此头部才能够反映身体所做的事而能见到它们以知识的方式展现出来。
我们人类在这一方面是很糟糕的,因为我们的头不让我们体验像母牛们可以体会到的这一类美丽的事情。我们如果能够体会消化的过程则我们便会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了解。果真如此我们便能以知识感的方式来体会而不是像人类一样必需以隐藏于潜意识内的感受来体会。这个例子只是要让你明白我想讲的意思,我并不是要暗示我们得在教学时将消化过程提升到意识的层面,我是想表示在孩童心内应该要有更高层次的一种感受,也就是这种内部声音流动所带来的一种幸福的感受,想象一下如果小提琴可以感受到它被弹奏的话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我们都只是听小提琴,听它为我们的身外之物,我们全不见于声音的来源,只听到了它以外在感官能领受的影像。但是如果小提琴能够感受到每一根弦是如何的与另一根弦震荡着,那将是一种大乐的体验,当然,那音乐得要好听才行,所以你一定要让孩子们体会一下这种心醉神迷的状态,如此你才是真正的唤起儿童整个官能对音乐的感受,而你自己也一定要在其中找到欢喜才行。
当然你也要对音乐有些了解。不过最基本的乃是我在前面所讲的这种艺术的特质。
因为这个原因,在这段由换牙至青春期,为了这种内在的生命过程之需要,在这段时期之一开始就给儿童音乐教育乃是必要的。在最初不要任何理论,完全体验性的尽量让他们习惯于唱一些歌:就是简单的唱一些歌,但一定要好好唱!然后你就可以用简单的歌让孩子渐渐学到旋律,韵律和拍子等等。但首先你一定要让孩子习惯于唱一些歌,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也能弹奏或吹奏一些乐器。除非环境不许可,否则适合人类的学校的孩子一进学校就会学一些乐器:如我们说的,只要环境许可,每个孩子都应该学一种乐器,孩子若愈早能感受到他们内在的音乐生命流入所学乐器的意义何在是愈好的,因为学乐器的目的在此,则像钢琴,这种记忆性乐器对孩子而言便是最糟糕的乐器。应该要选择其它的乐器,如果可能的话选择吹奏乐器。在此时你得要极好的艺术熏习,还得要有极好的权威性。如果可能,你应该选一个风奏乐器,如此孩子能学到最多也会因此渐渐了解音乐。我得承认,当孩子刚开始学吹奏时也许会令人头毛直竖,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在孩子生命中,这整体气息的运作,本是关闭固守于神经纤维上,现在能够因此被引导伸展,实在是很美妙的一件事。吹奏时会感觉整个人的官能都膨胀了。本来在体内官能的运作现在被带到了外在的世界,在孩子学小提琴时也会有类似的情形,当弹奏及呼吸时,内在的音乐被直接带引出来,孩子便感受到内在的音乐是如何的经由琴弓传入琴弦。
但是要记住,你应该尽早的开始给予这些音乐及歌唱课程,因为其重要处乃在于你不止是让你的教育艺术化,在其同时你也开始教这些特定的艺术课题:如绘画、塑造及音乐,在儿童一入学时就开始教。你便会见到儿童真正的能拥其所学成为其内在的宝藏。︵待续︶
第七讲
我们现在要讲一些方法上的细节。不过,当然的,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我只能选几个例子来讲。
当我们考虑到由换牙至青春期这整个阶段,我们可以见到其中又分为三个阶段,我们在带领孩子渡过这段早期学校生活时一定要将这一点牢记在心。
第一段, 是孩子开始分别自己与周遭环境,分别﹁主体﹂—他们自己与﹁客体﹂—外在世界围绕他们的一切事物。在此以前,在教学时要以让孩子内外所有事物,有整体性的特质的方式来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也已经讲了你如何可以艺术性的做到这一点。然后,在第二阶段,我们看到如何经由教导动植物的生命来进入描述外在世界的这个转换期。你可以将这些事务以很基本的方式介绍他们直到12岁。第三阶段是由12岁到青春期,只有在此时我们才可以谈到有着无生命本质的事物,因为只有此时,孩子才真正开始了解无生命的世界。
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讲,由7岁到大约9岁半或9岁4个月孩子是用心灵去接受一切事物。没有任何事物孩子不是以心灵的方式去感受的。树木、星星、云儿、石头,每一样东西都是由儿童的心灵所吸收。从9岁4个月到11岁8个月,孩子已经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灵魂特质与﹁活的东西﹂的差别。我们此时便可以讲整个地球是活的。于是我们便知道有﹁灵魂﹂的特质与﹁活着﹂的特质。然后由11岁8个月到14岁,孩子会分别什么是属于心灵,什么是属于﹁生的﹂︵活着的︶,什么是属于﹁死的﹂。也就是说,什么东西是依着机械式的因果律而存在的。
我们在孩子们12岁以前,不应该向他们讲任何无生命的东西,只有在此以后才开始讲矿物、物理现象、化学现象等,我们自己一定要清清楚楚事情的真像是这样的:在儿童换牙到青春期其内在活跃的主要是幻想力而非智识力;我们一定要一直想到儿童心中的幻想,因此,就像我常常讲的,我们自己一定要培养幻想力。如果我们不如此做,在他们还很小时,我们就将各种各样的智识性的东西传授给他们,则他们便无法适切的发展,这种害处甚至影响到他们的肉体。今日许多的病其实都是在这个物质化的时代,于儿童换牙至青春期,过度的注重智识性教育的结果。
我们应该在儿童快到12岁时,才非常小心逐渐的向孩子们介绍无生命的世界,因为无生命的世界要靠智识力才能了解。此时我们可以介绍矿物、物理及化学现象等等。但是甚至在此时我们都应该尽量的将这些事物与生命相连。例如,讲矿物不要从矿物开始,而要从地球,从土地开始,先描述山脉,说明地球是如何由山脉组成的;然后再讲山脚下围绕着土壤,然后愈往上,山愈荒凉,树木也愈少。于是我们讲到荒凉的山,再指出此处有矿物。也就是我们由山开始再导向矿物。
在我们清楚的描述了山之后,我们便可以拿矿物给孩子看然后说:如果你沿着这条路上山,便可以发现这个矿物,此矿物是在山上发现的。当你以这样的方式介绍了几种矿物之后,你便可以开始讲矿物本身的特质。但你一定要以前面所说的那种方法开始,于是我们再度强调,由整体开始不要从组件开始。这是非常重要的。
讲到物理现象亦然,由生命开始讲是很重要的原则,你不要用今日大家用的物理教科书开始教,而是,比如说,就点燃一根火柴,让孩子观察它是如何开始烧的;你一定要让他们注意到所有的细节,火焰是什么样子,其外缘、内部,还有当你吹熄火焰时,会留下一个黑点或黑头在火柴棒上;当你表演完毕,再开始解释火是怎么由火柴上生出来的。火是由暖︵温︶度之生起而产生的等等。如此你便可以将一切事件都与生命相连在一块。
若是以杠杆为例,不要一开始就讲杠杆有一个支撑杆︵支︶,在这点之一端有一个力量,在另一端也有一个力量,像一般物理书籍上的讲法。你应该从一个科开始讲;让孩子想象你在一个店里秤东西,再从这一点讲到平衡和均衡状态,再讲重量与重力的观念,永远都是由生命中衍生出物理或化学现象。
这是基本重点,讲物理及矿物界的不同现象时要以真正的生命为起始,如果你反其道而行,由抽象的现象开始讲,则在孩子们身上就会发生很奇怪的现象;这堂课马上就会让他们觉得累,如果你由真实生命开始讲,孩子们就不会累,如果你由抽象事件开始讲他们就会累,教学的黄金律就是孩子不应该会变累。今日所谓的实验教学有些十分奇怪之处。实验心理学家记录下来任何会令孩子疲劳的心智活动,然后从这些数据决定各种主题应该教多久,以防止孩子们过度疲劳。
这整个观念从头到尾都是错的。你可以在我的书中读到事实的真相,特别是在‘灵魂之谜’(Riddles of the Soul)及其它讲座课程中,我现在只要提醒你人类有三项组件:神经感知系统,也就是维持整个人类心智及灵性活动的系统;韵律官能系统,包含呼吸韵律及血液循环等系统;还有新陈代谢肢体系统,这是各种物质负责做体内转换的系统。
现在如果你看看孩子由出生到换牙的肉体发展,你会发现特别是头部组织,也就是神经系统在运作。注:此处,史代纳博士所讲的是有机组织之发展,而不是心智的成长。毫无疑问的,在童年这第一段时间,当头部与神经系统,是执行着与往后岁月完全不同的功能之时,不要去启发儿童的智识力。见鲁道夫.史代纳的﹁在人类智慧学光芒照耀下的儿童教学﹂︶儿童在生命的早期由头部向下发展。你一定要仔细去观察这一点。首先看看人类的胚胎,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头很大而身体其它部份还没成长。当孩子生下来,头部仍然很显著的是最大,最强壮的部份。儿童整个的成长便从此由头部开始。
而在7岁与14岁这段期间便并非如此了,在这换牙至青春期,是以韵律系统发展为主,呼吸的韵律、血流的韵律,只有韵律!
但什么是韵律的本性?如果你想一大堆,特别是如果你得读书、研究,你就会累。你是累在头部,如果你得走很远,这是肢体组织的运动,你也会累。头部,或是神经感知系统,还有代谢肢体系统会累,但是韵律系统永远不会累。
你只要想想;你整天都在呼吸。心脏也整天都在跳。它自生到死都不能停。它的韵律得随时都在走,不能累。它永远都不会累。
在教育与教学中,你一定要针对目前对儿童最大影响力的系统来执行教学。所以在换牙至青春期,你一定要用图像(pictures)来针对儿童的韵律系统作教学。你所做的,所描述的每一件事一定要与头部关联愈少愈好,而要特别的注重于心,于韵律。任何艺术性韵律性的教学都要尽量去做。结果会是怎么样呢?结果就是在这种教法下,儿童绝不会累,因为你是与韵律系统做交流而不是与头部做交流。
      
作者简介
head
作者: 普贤学堂
文章分类
手机文集
阿酷博客 Arkoo Blog 基于 E-file3.0 技术构建
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